英国脱欧

英国脱欧对新兴市场有何影响

2016年6月24日

Allan Conway

Allan Conway

新兴市场股票主管

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将于10月辞任,与此同时,新首相接任人选必然有一番角逐。按照英国的政治制度,这种情况无需举行大选(但国会可决定进行大选)。

根据欧盟的条约,有意退出欧盟的国家须根据第50条提交通知,此后将会就退出条款展开为期两年的谈判。倘若未能达成协议,该国将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脱欧,除非其余成员国一致同意延长谈判。

目前「脱欧」阵营表示希望在提交通知前先行延长谈判,以免受制于两年的期限。结论是短期内英国不会退出欧盟,实际脱欧日期可能接近2020年,但这一点并不确定。例如,一旦英国就移民及劳工自由流动等问题提前采取行动,有可能会加快脱欧过程。

尽管英国不大可能实时脱欧,但英国与世界其余地区的经济关系已充满不稳定性。市场素来不愿意看到前景不明朗,无论是有意投资的企业,抑或考虑作出大笔支出的消费者。因此,施罗德投资预计英国GDP到了2017年底将下跌0.9%,只能勉强避过衰退。

市场对欧洲的信心同样受到影响,惟程度较低。欧洲亦将有一连串政治事件,包括西班牙周日的大选,秋季意大利有关宪法的重大公投,以及法国明年举行的大选。随着各国疑欧派蠢蠢欲动,争取类似英国的公投,整体来说,欧洲政治风险溢价有所上升。

与欧洲距离愈远,所受的影响愈小。施罗德投资经济团队估计,英国脱欧对全球增长的影响不大,但滞胀/通缩风险及增长疲弱的风险显著升温。

不少新兴经济体内需强劲

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主要对象是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以及美国,与欧盟的贸易额占20%左右,虽然有一定比重,但不会主宰贸易或增长数据。此外,新兴市场国家一般均有强劲内需支持。

以个别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我们预计不会出现重大经济影响,当然与欧盟关系密切(或实际上是欧盟成员国)的国家难免首当其冲,例如是中欧东欧三国(CE3)-匈牙利、波兰、捷克(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3%,关系主要来自与德国的贸易联系)-以及土耳其(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1.5%)。由于比重有限,相信不会对整体指数有太大影响。

全球风险升温

然而经济影响只是其中一个层面,全球风险升温乃不争事实。虽然对全球GDP的整体影响轻微,但从长期增长低迷中重大复苏的机会将会降低。

基于全球增长前景风险升温,加上风险溢价上升,未来市场可能举步维艰。尽管新兴市场之间的贸易有所增加,但新兴市场毕竟是全球经济活动上升的主要受惠者。此外,风险升温必然会推高作为全球避险资产美元的汇价,这一点通常都不利于新兴市场。一如以往,土耳其及南非等赤字高企的国家相对较易受此拖累。

另一方面,决策当局相信不会袖手旁观,各国央行及财金部门或将推出进一步宽松措施,联储局加息的可能性亦正在减少。

总括来说,市场已经出现一次性重挫,然而在这些水平大幅反弹并维持的机会却相当渺茫。放眼将来,全球增长及通缩忧虑加剧,但新兴市场经济体内的贸易强劲,加上有内需支持,相对于已发展国家,新兴市场所受的影响相对较低,现阶段投资者侧重防守相信是明智之举。

免责声明

以上如有提及证券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或撤资之建议。本文件仅供参考之用,并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传材料。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投资意见或建议。本文所载的意见或判断可能会改变。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施罗德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证其完整性或准确性。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阁下应注意,投资价值可跌亦可升,并没有保证。汇率变动或会导致海外投资价值上升或下跌。就新兴市场和发展较落后市场的证券投资所涉及的风险,详情请参阅基金说明书。提供本文件所载数据,目的只是作为参考用途,不构成任何招揽和销售投资产品。有意投资者应注意该等投资涉及市场风险,故应视作长线投资。衍生工具带有高风险,因此只应适合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本基金受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认可,但其认可资格并不意味获官方推荐。本文件所载资料仅提供予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商业银行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相关法规发行的理财产品投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投资者。投资者在投资本文件内提及的任何项目前应细阅相关文件,如有需要请透过相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商业银行及/或其它专业顾问寻求专业咨询。本文件由施罗德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发,文件及网站未受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检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