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經理分析

銀行資金流與新興市場狀況

2016年10月19日

Keith Wade

Keith Wade

首席經濟師及策略師

國際結算銀行最近公佈了最新一期季度報告,其中包括大量關於跨境借貸的統計數據。我們藉此機會分析哪些新興市場將會面臨信貸風險,以及哪些國家為其提供融資。

將新興市場分成各大區域後,我們清楚地發現亞洲及拉丁美洲的資金流增長遠遠高於歐洲、中東及非洲地區。這現象意味著前者的信貸風險或會大於後者。一如既往,中國仍自成一系。其跨境資金流一度達到2009年3月時的七倍。

然而在過去18個月,可能是由於市場對聯儲局及中國的憂慮所致,所有地區的資金流均出現下降。雖然資金流下降能帶來去槓桿化及降低風險的好處,但這亦會拖累地區經濟增長。鑒於目前的市場活動低於2009年的水平,我們認為至少歐洲、中東及非洲地區的借貸將有機會回升。

中國資金流數據仍不透明

中國方面,有42%的外資銀行債權是來自香港的銀行,而位列第二的台灣銀行僅佔9%。由於中國實施資本管制,香港銀行常被用作海外資本的流動渠道,因此我們亦需要考慮香港的外資銀行債權。

向中國貸款可能已成為一個頗為全球化的行業。60%的中國債權集中在銀行業,意味著其中有大部份資金流入非銀行企業,但數據並未顯示其餘部份是否流入非銀行的金融機構(影子銀行)或非金融企業。

無論如何,借貸迅速增長將會帶來麻煩,因為這表明中國對外國資本的依賴增加,而外國資本比國內資金流更難控制。然而,我們需要注意的是,自2015年中以來,借貸已快速下降(當時中國當局降低人民幣匯率,由於擔憂外幣債務成本進一步上升,中國企業興起一輪償還外幣債務的熱潮)。因此,金融體系的脆弱度已有所降低,雖然仍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

泰國在亞洲備受關注,僅次於中國

亞洲方面,中國的債務往往最受關注。雖然中國與其他新興市場並不屬於同一級別,但在亞洲仍有其他經濟體系的外債錄得大幅增長。

特別是泰國,其外債增長率位居前列,而印尼及馬來西亞對外資銀行的依賴程度亦高於平均增長率。不出所料,日本較其他主要經濟體系更為活躍地在區內提供貸款。日本佔有37%的泰國外資銀行債權,及在印尼佔有20%。有趣的是,香港銀行在泰國及印尼的外資銀行債權佔有率位居第二,並在馬來西亞佔最大比例,高達15%。

哥倫比亞的整體環境負面,但外債卻有所增加

作為主要商品出口國,哥倫比亞明顯被迫增加借貸,以彌補出口盈利大幅下降的影響。雖然近期這情況有所改善,但哥倫比亞的經常賬赤字已經由2009年佔國內生產總值的2.2%增加至目前佔約 5%。儘管近期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減產協議為油價的溫和回升帶來一絲希望,但油價似乎已無法重返頁岩油時代前的價位,因此跨境債權的持續增長(與其他新興市場的普遍趨勢相反)將會引起憂慮。

問題是,哪個國家正為這些外資債權提供資金?哥倫比亞的最大國際借貸方是美國。在2016年第一季度,美國銀行佔該國所有跨境債權總額的39%。雖然該比例已較過去兩年有所上升,但更大的升幅是由歐元區銀行所引起(佔跨境債權比例由2009年的7 %升至16 %)。這種分佈有助於規避部分風險,但其中80%的債權仍以美元計值,因此美元流動性收緊仍是重大的風險。

 

免責聲明
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文件不應視為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本文所載的意見或判斷可能會改變。本文的資料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就新興市場和發展較落後市場的證券投資所涉及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
提供本文件所載資料,目的只是作為參考用途,不構成任何招攬和銷售投資產品。 有意投資者應注意該等投資涉及市場風險,故應視作長線投資。
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因此只應適合經驗豐富的投資者。
本文件及網站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及並未受證監會檢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