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球高收益債投資展望

持續的市場動盪以及提高的風險溢酬使得2016年高收益債的報酬可能落在個位數的範圍內,但我們認為高收益債仍較其他固定收益標的更有吸引力。

2016年1月13日

Wesley Sparks

Wesley Sparks

施羅德(環)環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經理人

在2016年,高收益債的總報酬可能低於票面利率。根據本團隊的基本假設,我們預期2016年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的總報酬率約為4到5%。對於主動操作的基金經理人以及聽從我們建議的投資人來說,相信高收益債今年的報酬率應該相當不錯,特別是發行收益與產業的分歧有可能持續擴大。

此外,我們認為下述的正面因素 - 像是債券供給溫和增加、需求的上揚、偏低的投銀交易員庫存、共同基金高現金水位,以及2015下半年市場修正後高收益債投資人普遍轉趨保守 – 反而可能使高收益債市場在2016上半年出現反彈的機會。當某些正面因素彙集時,將會觸發市場情緒的轉變,並重新引發退休基金、壽險公司以及共同基金投資人的投資興趣。

我們認為違約率上升的問題在2016年底將會告一段落,特別是歷經2015年的過度拋售之後,我們預期高收益債市場將會進一步反彈。

在過去兩三個月,高收益策略專家與投資人紛紛提高他們對2016年高收益債違約率的預期。但根據目前的市場狀況,確切的隱含違約率非常難以估計,到底該用殖利率還是利差來評估高收益債的價值?畢竟這兩個變數同時間一直在改變。由於投資人在最近幾個月提升對2016年高收益債違約率的預期,因此也要求更高的風險溢酬。

確實,高收益 市場上最近持續擴大的利差反映更高的風險溢酬,由於媒體對公司的負面報導使得公司債在市場上缺乏流動性,使得投資人要求更高的「流動性風險溢酬」。

 

實際違約持續上升,但仍低於目前市場隱含預期

我們預期2016年的違約率將小幅提升,高收益債違約通常發生在少數產業,通常是金屬、礦業、能源、零售及媒體業,而一些發行人的違約機率較高也已經反應在市場價格上。2015年末的拋售潮使得危難債券的市場比重升高,這也意味著市場已經反應更大比例的高收益債指數成員可能會違約的預期。我們認為,在經過2015年下半年的利差擴大後,全球高收益債市場變得相對更便宜了,而我們認為高收益債相對便宜的比較基準如下:

  • 相對於高收益債市場在歷史上類似時期的表現(與過去信貸循環中的類似時點比較)。
  • 相對於其他資產標的,例如:新興市場、政府債券及現金資產。
  • 相對於基本面預測模型的預測值。
  • 相對於我們對潛在下行風險以及利多因素的考量。

 

2016年追蹤市場狀況的重要指標

我們認為投資人的投資重點在於評估高收益資產的風險回報是否吸引人,而非將注意力放在總報酬率的預測上。如同2015年強調的,今年的市場復甦步調將非常不穩定,且市場上可能處於一個超賣的情況,我們認為影響市場主要的關鍵因素如下:

  • 企業合併與收購的速度:我們預期今年的企業收購活動將會持續增加,許多評等優良的大企業將會尋求策略合併,使得高收益公司將因此受惠。
  • 原油與天然氣的價格走勢:根據美國頁岩油最近的供給資料,我們預期油價的反彈的時點將會延遲到2016下半年。
  • 投資等級公司債的降評:我們預期投資等級公司債被降評為高收益債的案件量將會增加,特別是一些陷入困境的產業。除此之外,不良債務置換及債務違約率也將增加。
  • 供給層面:我們預期2016年高收益債的發行總額將會小幅減少,且合併與收購融資案件、再融資活動及高槓桿收購融資案件也將減少。
  • 需求扭轉:需要注意的逆勢信號是當市場出現基本面的改變時,投資人同時贖回共同基金的舉動,可能造成共同基金大規模的資金抽離。
  • 美國聯準會升息的步調:投資人目前預期2016年的升息次數將會比聯準會所預計的升息次數來得少。
  • 美洲、亞洲與歐洲區域性經濟成長力道的改變。

2016年我們所關注的市場主題與2015年差不多,而今年最主要的關注焦點在於何時可以加回能源產業及新興市場。市場上的投資人對兩個市場的未來走勢仍舊感到非常悲觀,因為他們並沒有將2015年底的基本面改變納入考量。

 

美國聯準會升息,高收益債仍有機會得到正報酬

美國聯準會在十二月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0.25%,是美國十年以來第一次升息。許多投資人認為固定收益標的在聯準會升息之後將會是負報酬率,但根據美國近三次的升息循環來看,結果並不像投資人想的這麼簡單。

事實上,一份研究美國三次升息循環的報告顯示,高收益債在美國聯準會第一次升息的六個月或十個二月之後是可以產生正報酬的,高收益標的績效表現也優於其他固定收益資產,像是國庫券或投資等級的公司債,特別是在2004年至2006年這個升息循環期間,另外1994年至1995年或1999年至2000年也能見到類似的結果。

有別於市場上對公司債的看空共識,我們認為2016年公司債的報酬率表現將會比近期來得好。

2016年的不確定因素仍然很多,高收益債的風險溢酬也還是很高。但隨著時間推進,我們前面所提今年關注的市場指標表現應會更加正面。而我們深入的基本面研究及主動式的風險管理將是績效贏過大盤的重要關鍵。

*所使用的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為 Barclays Global High Yield ex-CMBS ex-EMG 2% Issuer Capped Bond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