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川普當選的投資啟示錄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 施羅德投資的股票觀點

2016年11月10日

施羅德投資的美股觀點:
Matt Ward, Fund Manager, US Equities

川普當選了美國總統,共和黨也同時贏得了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多數席次。自2006年以來,美國就沒有出現過一個完全執政的共和黨政府。川普支持者似乎主要是來自於白人,無大學教育背景,以及非都會地區的選民。

對經濟影響最大的領域是增加財政支出,這是兩黨都明顯支持的議題,此外就是川普在貿易政策的負面不確定性。財政政策方面,我們認為通過減稅但增加基礎設施及國防支出的結合,川普的政策有可能為GDP增加近75個基點。雖然川普通過財政立法的能力將得到共和黨國會的有利促成,但重要的是,任何重大立法的通過將需要幾乎所有在參議院的共和黨議員的支持。觀察過去歷史,參議院一直以來就是長期抵制赤字支出的國會。因此,在任何總統上任之前,總是很難從其選舉語言中推斷出實際政策。

國際貿易方面,我們認為更大的不確定性是,川普可能在沒有國會批准的情況下,單方面對關稅採取行動的能力。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取消例如像是北大西洋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這種貿易協定,或者也僅只是將之作為他對於中國關稅的談話性戰術。

從純粹的角度看,有兩個亮點已經被媒體所闡述,但基於今天的市場反應,因此還沒有被完全折價反應。

第一,工業和國防相關類股的利益與增加基礎建設的財政支出有關。第二,對於健康照護、醫院以及醫療設備公司的負面影響,則將會被歸因於有潛在可能的推出的“可負擔醫療法”。此外,由於柯林頓落選,藥品定價的立法似乎可能和緩,這將有利於製藥和生技公司。

雖然缺乏確定性對市場而言總是負面的,但成長和政策最終將決定市場的路徑。但從1月20日開始,對於川普的內閣成員名單,在有更詳細的資料以前,市場的投資人將不會對此關注。基本上我們仍然認為,美國2017年的GDP將以2%的速度成長(排除潛在的川普刺激方案),因為消費持續強勁,這約佔美國經濟三分之二規模。

美國消費持續強勁的情況已被證實,因為就業持續增加、近期薪資上揚、資產負債表改善,而且房價也上漲。雖然有來自白宮方面的許多未知數和貿易下滑將拉低成長動能等未知的不確定性,可能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和波動,但同時也要考量將會有額外的財政刺激方案。

重要的是,雖然川普的許多財政計劃和專業商業政策可能支撐美國經濟,但較高的通貨膨脹,上揚的利率和可能更強的美元則是我們必須持續觀查的方向。通膨可能影響目前持續的充分就業,但我們對於美國聯準會(Fed)解決此問題的能力感到非常滿意,目前的美國已證明是處於一個較為溫和的成長環境。我們認為美國聯準會12月升息的可能性高達80%。

施羅德投資的全球股票觀點:
Alex Tedder, Head and CIO of Global and US Equities

廢除歐巴馬總統之前實施的政策可能會集中在醫療和能源等部門。醫療保健改革將涉及廢除歐記健保,並且重新制定市場導向的藥物和醫療服務定價。能源政策方面將擺脫氣候變化舉措,並專注於國內的能源安全。毫無疑問,由於政策出現變化,美國也將有許多機會。

然而,總體而言,更大的風險可能會在不同市場和產業產生結構性風險溢價,這顯示股票市場的價值面臨壓力。直到我們看到對未來成長的實際影響之前,這可能仍會是當前的投資主題。

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雖然令人意外,但這並不會導致我們的全球股票投資組合出現重大的產業或區域變化。我們的投資組合按照產業和地區達到廣泛的分散化,股票部位主要為具有吸引力和基本面強勁的公司。然而,川普的當選也將為特定的股票帶來投資機會,我們會根據其股價和貨幣相對於我們基本預期的變動進行分析。

施羅德投資的英國及歐洲股票觀點:
Rory Bateman, Head of UK and European Equities

由於投資人重新評價川普當選的影響,歐洲股市的原本大幅拋售的情況也迅速出現扭轉。由於政策不確定性,美國股票的風險溢價可能會增加,但這將在一定程度上被共和黨完全執政和整個選舉過程結束的所相抵消。雖然歐洲股票受到投資情緒的影響,但我們認為,由於目前的歐股具有價值吸引力且歐洲企業具復甦潛力,影響將非常有限。

但不可避免地,一些歐洲公司仍將會受到影響,但因為缺乏關於川普具體政策的細節,因此很難得出許多結論。實際上,為了“使美國再次偉大”,美國更大的保護主義可能有利於以美國為營運基地的國際企業,而出口到美國的公司,將可能會發現越來越多的貿易壁壘。

在產業方面,之前受到柯林頓若當選總統將進行藥物價格控制而表現疲弱的製藥產業,未來可能出現反轉。但也要考慮到共和黨可能廢除歐記健保,我們要強調的是,川普的醫療政策仍然是有其限制的。共和黨和川普的優先重點將會是廢除歐記健保,這對健康照護服務的提供商,特別是美國的醫院而言是負面的,但這對於歐洲公司的潛在影響卻仍難以推斷。

投資基礎建設支出來帶動的財政擴張一直是川普的關鍵政策,因此美國相關的建築和特許經營企業將會有利,但從歐洲的角度來看,卻僅有極少的投資機會。

我們認為短期利率可能持續上升,因為財政刺激和減稅。美元可能在短期內走強,這對銀行和許多美國金融機構來說是積極正面的,特別
是保險公司。需要注意的是,對於赤字和長期通膨的擔憂,長期而言,可能會損害強勢美元。

這無疑是美國歷史上的難忘時刻,結果是大多數市場參與者意想不到的,但這對股票市場的影響卻不太可能會那麼大,特別是對於歐洲而言。雖然川普是一個特立獨行的政治人物,但他的背景以及所披露的政策,迄今為止並無證據顯示將會對股票市場產生負面影響。但如果市場出現過度的波動,我們當然會尋找可能的投資機會,但我們認為,擔心市場會出現大規模的修正應該是過度的疑慮。

施羅德投資的新興市場股票觀點:
Tom Wilson, Head of Emerging Market Equities

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的真正影響仍然是未知的。競選活動是政策的亮點,但競選政見能否成為政策實施,以及其被實現的程度才是真正的關鍵。在我們能看得更清楚之前,不確定性上升可能導致市場波動。

例如,川普的保護主義立場是對全球貿易以及新興市場的潛在負面影響。然而,實施的程度和來自其他國家的任何後續反應都可能導致各種結果。從市場的角度來看,負面影響也可能超過政策反應,無論是從美國或其他地方。簡而言之,現在說事情將會如何展開仍然為時過早,因此目前並無立論根據足以改變我們對於基本面的看法。

我們投資組合的定位對於全球市場事件大致而言為中立,並無偏向美元或美國聯準會政策的未來方向。因此,我們並不認為這會對投資組合的相對表現產生重大影響。作為長期的基本面投資人,我們不遵循交易心理,也不會根據選舉的結果進行任何投資。隨著未來美國的政策逐步實現,我們將會密切監測情況,並在各個市場尋求投資機會,從貨幣或股票的過度反應中來受惠。

施羅德投資的亞洲不含日本股票觀點:
Asian-ex Japan equities team

作為專注於長期基本面和由下而上選股的股票投資人,這次選舉的結果並不會對投資組合的定位或策略產生立即直接的影響。我們在股票層面上具有選擇性,特別是那些我們認為基本面具有高度長期信念的公司,如果出現任何無根據的疲弱情況時,將會加碼買進。

我們將持續觀察選舉結果之後的事態發展,以及可能對亞洲公司和出口商造成影響的情況。例如,特別像是科技服務產業,因為移民政策可能出現改變。同時我們也持續關注那些能夠差異化企業本身,並且受惠於更多結構性主題如人口結構、創新、翻轉,以及為了尋求長期投資機會,能夠進化其經濟模型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