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負利率是解方還是毒藥?連巴菲特都擔憂!

上個月底,巴菲特光是在股東會那一週內,就數度表達對負利率政策的擔憂。「負利率」到底是什麼?讓被外界尊為奧瑪哈聖哲的巴菲特都看不透?

2016年5月13日

作者: 蘇菲亞

「你可以拜讀亞當‧斯密的著作,可以看看凱因斯怎麼說,遍覽各方說法。但就我所知,沒有人解釋過利率長期處在0%的情況─這是誰都不曾想過的局面。」

──華倫巴菲特,2016年4月30日,波克夏股東會前夕。

 

上個月底,巴菲特光是在股東會那一週內,就數度表達對負利率政策的擔憂。

「負利率」到底是什麼?讓被外界尊為奧瑪哈聖哲的巴菲特都看不透?

了解「負利率」之前,得先談談「利率」是什麼。利率之所以存在,意味著有人有多餘的錢想借出去(存、放款)、同時也有人缺錢想借錢(借、貸款)。借款者額外給存款者的價差,就是利率;而協助存款者與借款者媒合的平台,就是銀行。換言之,利率就是「存款的投資報酬率」和「借款的成本」。

對於存款者而言,存款利率越高,錢存在銀行能獲得的「報酬」越高。即使存款不如投資房地產或股票可能創造的高報酬,但只要利率是正數,存在銀行就穩賺不賠。更棒的是「複利」,每年獲得的利息可以加入本金,繼續滾動來年的利息。以1%的利率計算,只要每月固定存5000元,十年後就會多出27,733元的利息收入;1%利率尚且如此,利率高的時候,大家更是拼命存錢,只要現在少買一件A&F,十年後就自動升級Burberry了!

從借款人的角度來看,利率則是借錢的「成本」。投資人借錢開公司、經營店面,雖然賺了5%,但還得扣掉還給銀行的利息才算真的把錢賺進口袋──利息低於5%就是賺錢,高於5%就算賠錢了。因此,利率越高,投資人越不願意借錢投資,即使有獲利卻全被貸款利息吃掉,要是不幸賠得慘兮兮,還得貼錢還款。

由此可知,利息高低,對於存款者與借款者的行為會產生實質影響,因此調整利息就成為央行維持經濟穩定的重要工具。景氣好時,央行調高利率,讓錢乖乖待在銀行裡,別流出來造成泡沫;景氣差時,央行調降利率,存款戶就願意少存錢多花錢,投資人也願意冒更高風險投資做生意。

更有甚者,降低國內利率,還能刺激出口。要知道,銀行跟銀行、國家跟國家之間也會互相競爭,利息越高,越能吸引存款戶。試想,你手裡的台幣放在台灣的銀行3%的年利息,換成日幣存在日本卻沒利息,你自然不會想換日幣,錢就容易流到台灣。幣值低,國內產品出口就相對便宜,提升出口競爭力。

因此,央行透過調降利率,就能一口氣推動消費、投資、出口三大經濟成長引擎。利率政策可以視作是一種經濟引擎的加速器,利率越推近0%,就表示央行用了越多力氣想推升經濟。對於一個國家的經濟而言,正利率是一種備存燃料,也是一種緩衝保護墊。

如果央行已經沒有正利率做為緩衝空間,直接訂出負利率又會如何?

2014年,歐洲央行開了第一槍「負利率」政策,丹麥、瑞典、瑞士等非歐元區歐洲國家也接連跟進。今年一月,日本央行加入負利率的行列,宣告負利率風潮正式吹向亞洲。

對於存款者而言,負利率就是:你把錢存在銀行,還要付錢給銀行。根據想像,光是低利率就足以讓存款戶急著把錢往外挪,現在負利率時代來了,錢存在銀行還得倒貼錢給銀行,一般大眾應該巴不得把錢全部拿來消費、投資吧?

然而,在現實世界裡,利率過低卻可能造成反效果。

台灣央行三月底發佈的報告指出,利息收入減少,不利消費意願。這件事情很容易想像,例如對於已退休的人主要收入來自利息,利息收入降低了,就變得不敢花錢。從投資面來看,想投資也要有好標的,企業若不看好經濟前景,借款成本再低也沒用。

實際數據也反映負利率政策的成效不彰。依據最新數據,日本兩人以上家庭支出連續六個月下滑。採行負利率政策的國家、幣值也不如央行期待地下跌、帶動出口,反而逆勢走揚。

《天下雜誌》二月份的〈為什麼負利率擋不住日圓升值?〉就直指,金融市場打了經濟學理論一巴掌。而施羅德集團整理的匯率走勢,也呼應了天下雜誌的看法。以2015年1月6號的匯率為基準繪圖,就能明顯看出從實施負利率至今,歐元與日圓依舊維持升值態勢。

圖一:寬鬆政策未能順利帶動歐元、日圓貶值

負利率政策可能埋下下一波金融風暴的種子

負利率政策失靈的關鍵原因在於:金融業獲利受到壓迫。乍聽之下,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負利率」代表銀行可以多跟存款戶收錢,怎麼會壓迫到獲利?

實際上,央行實施負利率意味著銀行要「付錢」給央行,但由於競爭過分激烈,銀行深怕跟存款戶要錢,就會流失客戶,因此無法轉嫁成本到消費者身上。同時,貸款利率卻被迫調降。西班牙、義大利等歐洲國家,貸款利率多半是浮動的,以基準利率加上1-1.5%計算,現在利率轉負,銀行貸款幾乎賺不到利息。即使新貸出的款項可以調整,新貸款比上舊貸款根本是滄海一粟。最後,來自央行、借款者、貸款者的一切成本全由銀行吸收,直接衝擊銀行的營運。

任何產業若長期處在獲利壓抑的狀態,就會造成產業體質脆弱,這就是目前金融業的困境。當金融產業體質疲軟,又遭逢市場抱持負面的預期心理時,一不小心就可能擦槍走火,引發恐慌。施羅德集團就特別在五月份的《經濟與策略觀點》中表達對負利率政策的擔憂,直言央行採行負利率就像打開潘朵拉的寶盒,只怕短期沒救成經濟,長期而言又帶來更大弊病。

近十年來,各國奮力掙扎,無所不用其極地挽救經濟。從量化寬鬆到負利率,為經濟學「寬鬆政策」寫下全新的章節。日本央行成為全球第五個施行負利率的央行,宣告負利率時代正式來臨,短期或許刺激經濟,長期會不會留下後遺症、讓備受壓抑的金融業大爆發,反而造成更大衝擊?

各界都和巴菲特一樣持續觀望。

希望我活得夠久,可以得到解答。」這位全球第二大富豪頂著滿頭白髮,笑著回應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