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开年且战且退,守势更加稳妥


2022年开年债券市场在相对宽松资金面的呵护下表现得中规中矩,而欧美债券市场收益率则大幅上行。这一现象的出现主要还是因为持续通胀和美联储议息会议释放了提前加息的信号,市场把今年三月加息的概率提升到80%。对于中国来说,稳经济信号可能处于加快落实阶段,市场似乎依然对于进一步降息抱有预期。10年期国债也再次来到了2.8%左右的水平。抛去基本面的信号,我们近期注意到二个技术面提示的强烈信号:一个是国开债和国债利差推算的隐含税率,一个是中美利差迅速收敛到100个基点附近。

我们猜测10年国开债和国债的利差收窄可能主要是因为在债市走牛的过程中,投资人比较喜欢投资相对收益率较高的政策性银行金融债。12月的降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降调加剧了利差的收敛,国开债已经偏贵了,性价比不高,强信号建议从国开债向更加稳妥的国债转移。其实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信用债市场也出现了一些信号,比如随着债券收益率的下行,资金成本却表现的比较坚挺,市场在不断加隔夜回购杠杆来寻找和加厚确定的收益率,比如银行二级资本债的活跃表现,长久期地方债的买盘等等。

再来看中美利差信号,10年期国债和美债形成的利差迅速从去年7月小高点(170个基点)下降到现在100个基点左右。2021年年底我们发布的关于如何布局2022年的观点中,提到的第一风险点就是中国和美国将会进入不同货币政策周期。美联储当初认为的临时性通胀已经变成持续通胀压力,加息进程预计将会产生美国股市和债市的波动。而我们预计中国可能在2022年稳经济的大方向上,采取“以我为主”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资本流动的加剧和中美利差的持续收窄可能将会对外汇和利率市场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基于以上的想法,在2022年开年之际,我们进入且战且退的守势,关注久期哑铃型结构(1-3年和10年以上),高等级信用债利差在地产公司违约不确定的状态下可能会维持收窄的状态。我们依然关注0-3年的高等级信用债,谨慎看待以信用下沉来增厚票息收入,未来更倾向于把交易策略重点放在国债期货和利率债上。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