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Johanna Kyrklund:現在可能是序幕的结束?


我们终于开始看见在很远处的一丝曙光,不过这段路应该还有很长。

意大利方面的新冠疫情死亡个案似乎已见顶,反映了该国的封锁政策有效降低疫情传播率。

这为欧洲其余国家提供了指引,并意味着市场可能已经就新冠疫情完成第一阶段调整。在第一阶段调整中,我们观察到全球各地都因为疫情带来的不明朗因素而出现戏剧性的抛售,估值方面也已调整至较现实的水平。

受惠于政府的干预,下一阶段调整的波动性可能会稍为回落。然而,投资者需要就各国封锁政策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进行评估。现在的估值已低至短期技术性衰退的水平,也即是经济体系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萎缩的时候。这次衰退是否会持续更长时间仍是一个疑问。

首先,在步入这次危机之前的经济增长是具有先天缺憾的。我们以一辆「摇摆不定的自行车」去形容去年的复苏,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以让我们偏离原来的轨迹,而这次的新冠疫情更有机会带来连锁效应。从正面角度来看,虽然各国政府推出的救市措施各有不同,但政策应有助于阻止很多坏帐的可能性。由于企业重新招聘需要时间,而且会阻碍经济复苏的进度,因此,确保劳动人口持续受聘将会是重点。

我们同时有可能需要面对「接连封关」的风险,经济活动所受的影响有机会延续至冬季来临的第四季。澳洲的感染率也提示我们气候回暖未必能够改善疫情,因此不容松懈。

另一方面,疫情对企业的实际影响仍有待观察,不过估值已反映今年的企业营利将较为平淡。我认为企业营利转差的预期仍有待反映在市场之上。

考虑到上述的各项风险,我将避免涉足最容易受经济周期影响的市场板块,并继续以质素为重点。

在经济增长仍未明朗的市场环境下,我认为债券仍然是有效的对冲工具。我相信投资级别的企业债券具有一定的价值,但在选择方面会倾向以高质素的为主。

我对目前非投资级别的高收益债券会采取较为审慎的态度,因为封锁政策对于零售业的影响仍未完全浮现。今年高收益债券的弱势大多是由油价波动所造成,与疫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因素。

当同盟国于1942年赢得阿拉曼战役后,时任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曾发表金句:“现在并不是结束,结束甚至还没有开始。但是现在可能是序幕的结束。”正当欧洲对抗新冠疫情之际,我们很可能已在经历类似的转折点。然而,市场仍需要消化需求方面的显著冲击,因此我们会维持审慎。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