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影响股市回报的驱动因素有哪些?


虽然企业盈利、预测及股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均受到影响,但市场已克服忧虑情绪。

年初至今,估值持续上升成为了带动所有市场回报的主要因素,但回顾过去五年,我们发现了另一些驱动因素。

美国股市表现受盈利增长驱动

下图展示了当地货币回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主要组成部份:

  • 收益(深蓝色柱)– 股息
  • 盈利(浅蓝色柱)– 公司盈利的增长速度有多快?
  • 估值(绿色柱)– 市盈率出现了什么变动?目前市场对企业在特定盈利水平的估值属偏高还是偏低?

综合这些因素便可以得出下图中以红色方块显示的股市按年计算总回报。

20200820_cn_chi_chart_1.JPG

我们从中观察到几个比较明显的特点:

  • 在上图众多市场中,美国股市获得最高的盈利增长,而投资者也从估值上升中获利。由此可见,美国在过去五年间的基本因素为众多市场中最佳。
  • 以本地货币计算,新兴市场股市获得了第二高的总回报,但接近一半是受估值上升带动,相反从盈利增长所得的回报可谓少之又少。当中的原因包括商品价格及全球贸易大幅下跌。
  • 英国及欧洲市场的表现一直受温和的盈利增长及股息共同驱动。然而,这些基本因素并未反映在已大幅下跌的市场估值之上。围绕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摩擦,以及疫情的忧虑均是市场在过去五年下跌的原因。
  • 虽然美国并不能完全从这些挑战中免疫,但由于其对全球贸易的敏感度较低和科技企业的集中,意味该市场并未因而受到实质影响。
  • 日本市场获得的回报最低。盈利增长持续疲弱,而估值也因为经济低迷而下跌。

不要忘记货币回报的影响

在投资海外市场时,投资者需要承担外币兑换率变化的风险。投资组合回报一方面可能因此增值,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因此受到拖累。虽然上述的分析并未有将此因素纳入考虑范围当中,但海外股票投资有时候会因此受到实质的影响。

举例,由于英镑在过去五年间转趋疲弱,以美元结算的投资者在英国股市的回报每年减少了5%。然而,以英镑结算的投资者在美国股市的回报则相对地提高了5%。

同样地,对于以美元结算的投资者而言,美元强势让他们在新兴市场股市的回报降低了2%,但新兴市场投资者在美国股市的回报则增加了2%。

货币回报是零和博弈。希望避免这种不确定性的投资者可以事先以已知的成本对冲外汇持仓。

回报驱动因素或即将调整

展望未来,此前带动美国盈利向上的一次性的支持措施(如削减企业税)不会再出现。事实上,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Joe Biden) 于11月份当选,这种政策更有可能逆转。若没有这些与盈利相关的利好因素,美国股市估值将较易受到调整的影响。

由于估值主宰着新兴市场回报的命运,因此前景也相对不稳定。另一方面,在经历几个月严格封锁措施后,占新兴市场指数约60% 的中国内地、中国台湾及韩国等市场已重启大部份经济活动,而他们所受到的干扰也相对较低。若这一趋势持续,盈利应有望向上反弹。

在盈利增长的支持下,股息为英国及欧洲股票回报提供了稳固的基础。然而,不少企业已因为全球经济衰退而被迫大幅下调股息20% 或以上,分析师也已下调长远的盈利预测。虽然缺少了一层支持未来回报的因素,但现在的估值已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这个情况,因此应存在回升的空间。

就日本而言,由于经济迅速复苏的预期已显著上升,因此分析师对未来几年的企业盈利持乐观态度。例如,上个月,长远的盈利增长预测已由每年约4%增至 11%,几乎增加了两倍。若投资者相信盈利会按着这个趋势回升,则所有因素均有可能带来正面作用。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