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22年展望:全球企业债券


自2020年3月以来,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让企业债券一直维持着可观的升幅,其中,高收益企业债券上升超25%。在各国央行及政府提供支持、2020年末疫苗研发成功,以及经济活动重启并快速反弹的整体支持下,经济取得强劲复苏。

然而,我们现正处于复苏周期中一个更成熟和微妙的阶段。基本因素强劲,经济活动及消费需求保持稳健,但估值已处于较高水平,而且通胀、货币政策正常化和新冠疫情方面的发展都存在不确定性。

施罗德集团欧洲企业债券投资主管Julien Houdain表示:“宏观环境、投入成本压力,以及估值处于偏高但分散程度较低的情况均令市场走向难以预测。我们预料2022年市场将存在波动性,收益回报将较为温和。发掘表现相对领先的投资机会将是关键,特别是能够保障利润率免受通胀升温影响的行业及企业。在成熟的周期可能会带来过多有利股东措施的风险,这或会对企业债构成不利影响。”

经济状况维持正面,但不确定性增加

美联储已开始缩减其资产购买计划,并计划以较缓慢的速度推进,但通胀率正处于十年以来的新高才是问题所在。

施罗德集团全球企业债券投资组合经理Rick Rezek表示:“目前部分通胀压力看来只属暂时性质,最终的整体通胀应可回落至接近央行目标水平。然而,通胀维持高位的时间越长,美联储面临的挑战将更加严峻,并有可能让市场的紧张情绪升温。最大的风险是通胀压力促使各国央行较预期更快收紧货币政策,不过,这并不是我们的基线预测情景。”

”即便美联储缩减买债规模,货币状况仍将维持宽松,除非流动性紧缩导致经济增长停滞,否则不会为企业债券构成重大风险。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十分稳健,尤其是消费及终端需求方面,而家庭储蓄亦处于良好水平。这为企业债券市场提供有利的环境。与此同时,市场动力出现放缓迹象,估值亦几乎没有反映出任何潜在负面消息。“

其他潜在挑战包括美国劳动市场的变化。现时,当地企业难以填补职位空缺,而且有不少55岁以上人群都选择不再重返职场。同时,通胀,特别是燃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亦有可能会影响消费。

新冠变异毒株Omicron的出现,让新冠疫情的持续重大威胁更觉明显。为应对疫情,欧洲部分地区实施了新限制,而美国疫苗接种比例仍维持在约 55% 的较低水平。

对于宏观风险,Julien Houdain表示:“除了新冠疫情、通胀和货币政策,我们亦正密切关注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即使在当前的种种挑战下,中国经济仍有望于2022年取得可观增长。我们对新兴市场的前景较为乐观。多个新兴经济体所受到的打击已不少,在应对通胀方面已大幅收紧政策,因此,我们相信今后的政策方向或会变得相对温和。”

施罗德集团亚洲及新兴市场企业债券主管许子峰(Angus Hui)表示:“由于中资银行在中国房地产板块的持仓有限,因此系统性风险将维持在可控范围以内。我们预料中国房地产市场将经历分化及整合。虽然并不是所有发展商都能幸存,而且未来仍有可能发生更多违约事件,但部分陷入困境的发行人若能在国内安排融资或出售资产,则有机会大幅反弹。”

“亚洲经济体持续从疫情中复苏,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由于这些地区受商品价格上涨及美国收紧政策的影响相对较轻,国内经济增长稳健,加上当地央行积极主动及对海外债券的依赖性较低,因而让该区继续处于有利状况。”

企业板块强势中面临挑战

自2020年3月以来,企业盈利复苏令资产负债表显著转强,为债券市场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持,但今后进一步改善的空间可能相对有限。

对企业而言,今年的主要挑战是在成本压力下保障边际利润。它们亦有可能倾向采取对股东较为有利的措施,而相关措施将有可能削弱资产负债表的实力。

Julien Houdain表示:“对比去年同期较低的水平,企业盈利在中期内仍有望维持强劲,但经济重启带来的复苏大致上已结束。关键的问题将是企业如何承受来自劳动力及原材料持续上升的投入成本,以及能否将上涨的成本转嫁。一些汽车及材料企业已经成功做到这一点。”

施罗德集团美国企业债券策略主管Martha Metcalf表示:“现时企业基本因素稳健,即使出现任何恶化亦将是自较强位置回落。由于各企业应对投入成本上升的能力有所不同,企业的表现差异有可能加大。这将有助我们在趋势市场发掘更佳的投资机会。”

“信贷评级周期趋向正面,特别是高收益债券市场。正如新星的趋势一样,由上调评级转为下调评级的债券增加持续为市场带来支持,因为越来越多于2020年被下调评级的“堕落天使”债券已重回投资级别。在美国,相关现象已出现了好一阵子,但欧洲相信亦将开始迎头赶上。”

20220114_cn_chi_chart_1.JPG

施罗德集团可持续债券主管Saida Eggerstedt表示:“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 26)上,各国作出了坚定的承诺,突显环境及气候披露与目标正成为企业财务规划的重心。然而,企业管治(ESG中的G)仍是信贷息差的重要驱动因素。由于客户和监管机构期望提高ESG透明度, 随着ESG债券的发展及企业管治日增,企业在可持续性及社会影响方面的因素将更为突出,同时亦将有助我们发掘具潜在改善空间的企业。”

亚洲、新兴市场及高收益债券市场均具备投资价值

虽然投资级别企业债券的估值并不低,但它们具备有力的支持。若央行一如所料地进行紧缩政策及调整,这类债券应有望保持稳定表现。受美国国库券收益率上升带动外国投资者资金流入等因素影响,美国投资级别债券仍可望提供不错的收益回报。虽然欧洲收益率较低,但息差仍可提供较高价值。

不过,我们认为亚洲、新兴市场及部分高收益债券市场才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领域。

与已发展市场的高收益债券相比,新兴市场高收益债券的息差更高,而分散程度亦较高,当中有相当比例的息差超过600个基点、甚至800个基点,意味着证券级别市场存在更广泛的投资机会。

20220114_cn_chi_chart_2.JPG

许子峰补充道:“亚洲投资级别企业债券的基本因素稳定且不断改善,为估值带来支持,而高收益债券则提供大量特殊债券的选择。我们在印度发现可再生能源的领域存在投资机遇,但在印尼,新发行的债券估值便没那么吸引了。在中国,部分产业受降低借贷比例的措施影响而面临一些风险。因此,我们对高收益工业债券保持谨慎的态度。”

“亚洲债券息差将于2022年上半年回稳,但由于投资者仍对中国的政策风险保持警惕,预料息差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回到历史平均水平。”

Julien Houdain表示:“我们认为新兴市场企业基本因素普遍改善,而宏观经济亦有可能回稳,但各国与各企业间可能存在明显差异。”

Saida Eggerstedt从可持续投资的角度指出了中国的潜在机遇:“中国多年来一直是增长强国,在去碳化方面须迎头赶上,因而需要大规模投资在整个价值链上。虽然绿色及ESG债券发行量在2021年有所增加,但主要集中在房地产行业。在2022年,我们将放眼ESG债券的其他领域,例如能够帮助中国以可持续能源替代煤炭的可再生能源或电动汽车零件企业。至于社会责任方面,有助促进社会平等的债券相信将受到像我们这样的影响力投资者垂青。”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