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为什么气候领袖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更低风险


谈到气候变化投资,人们往往会考虑那些正在推动未来向低碳转型的企业所提供的机会。这些企业供应的产品、服务及技术,对减少未来排放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但是,另一个重要的投资主题正在浮现:气候领袖的概念。这些企业可从事任何业务领域,但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在温室气体减排道路上,都拥有引领行业前行的抱负。

我们认为在减碳上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应会是优质的投资,原因有以下三个:

  1. 气候领袖应具备成本优势。由于污染成本正在上升,碳权或碳税的价格上涨。抵消污染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昂贵。 
  2. 气候领袖慢慢从“网络效应”中受益。致力于减少总排放量的企业将会寻找志同道合的供应商,形成良性循环,而成为气候领袖将帮助企业赢得新业务。
  3. 随着政府及社会采取更多行动,气候领袖应会是风险较低的投资。

在本文中,我们将重点关注日益增加的排放监管及诉讼以及探讨为什么气候领袖应会从中获益。

气候领袖将风险降到最低

围绕环境及气候考虑的监管变化涵盖不同领域。在最近一系列的立法及法律诉讼中可见一斑:

  • 欧盟禁用一次性塑料
  • 全球众多国家逐步淘汰新内燃机汽车(挪威最早于2025年起开始禁售)
  • 英国自2025年起禁止新建住宅安装燃气锅炉。多个欧盟国家也有类似的规定
  • 多个美国州份就气候变化起诉石油企业
  • 成功对壳牌集团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其加快减排步伐

这些例子说明了那些继续造成污染及有害排放的企业所面临的监管及法律风险。

搁浅资产的风险早已是化石燃料企业特别关注的问题,但这将延伸到与净零经济不相符的其他长期资产。搁浅资产指因与能源转型相关的变化而导致价值低于预期的资产。例如,企业可能发现,由于减排法规的制定,所投资的产油资产可能永远无法投产,或者不得不提前关闭。

房地产是另一个面对特殊风险的行业。除气候变化及海平面上升造成的实体风险外,投资要遵守更严格的能源及排放法规,这将缩短劣质房产的使用寿命。

航运及航空业也拥有长期资产,而在行业的现行及未来脱碳法规下,企业很可能需要进入全新的投资周期,提前淘汰高排放资产。

这些风险可能会损害企业声誉,甚至造成财务损失。自2015年“柴油门”丑闻爆发以来,大众汽车致力恢复声誉,目前是电动汽车的主要生产商。丑闻导致大众汽车在汽车改装、罚款及法律费用上损失了超过320亿欧元。

对企业而言,我们认为气候诉讼的风险日益增加。首当其冲将是那些对气候变化造成重大影响的企业,或未能成功管理气候变化对其业务构成的风险,或者向消费者伪装成绿色企业但并无实质行动支持(“漂绿”)的企业。

2021年,荷兰法院裁定壳牌集团的气候计划不充分并且强制规定新的最低减排目标,导致管理层(及股东)至少失去部分企业策略控制权。最近,英国央行也指出,全球气候诉讼案件自2015年以来增加了两倍。

企业雄心与净零之间的鸿沟

我们看到对气候变化而作出承诺的国家明显大幅上升。目前,随着个别企业制定其运营及供应链减碳策略,越来越多企业也对此作出承诺。

然而,如下图所示,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行业中的大多数企业采用净零目标。净零意味着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尽可能降至几乎零。根据《巴黎协定》,全球暖化幅度需控制在1.5°C之内,排放量需要在2030年或之前减少45%,而在2050年或之前达到净零排放。

采用净零目标

随着应对气候变化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未来监管力度只会加大。不进行业务重新定位及采取措施以实现净零排放的企业,会面对因过时的产品及技术而落后。

相比之下,随着监管步伐加快及合规成本上升,已采取业务减碳措施的企业将会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我们认为,区分气候表现领先与表现落后的企业,有望获得巨大的回报潜力。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