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早睡早起,獲益良多


我喜歡制定新年目標:萬聖節過後,我便會開始考慮新一年的目標。

過去幾年來,我較關注養成更好的習慣而非制定短期目標。 

這些「更好的習慣」目標包括多點致電祖父、養成做恆常運動的習慣、多些下煮及做義工。

然而,有一個目標對我的財務及投資目標產生意想不到的正面影響,並且是最容易做到的。

早點睡覺。

您或許會問,增加睡眠與實現財務及投資目標之間有何關係。

簡單而言,當您入睡的時候肯定不會在花錢。而如果花費減少,便能夠有更多資金用於投資。

但是早睡卻從其他方面幫助我改善個人財務及啟動未來投資。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人類睡眠科學研究中心創始人及主管Matthew Walker用畢生精力研究為何我們需要睡眠,以及如何達到最優質的睡眠水平。在其著作《我們為何睡眠:睡眠與夢的新科學》(Why We Sleep: The New Science of Sleep and Dreams)中,他探討人們的健康及工作效率如何受睡眠時長的影響。

「如果睡眠不足,工作效率就會降低,從而需要工作更長時間以完成目標。」

一心多用及成為職場精英的關鍵僅僅是8小時的睡眠嗎?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早睡通常亦意味著早起。

在戒掉經常熬夜的習慣後,我擁有更多精力及時間專注於工作。

我開始更主動及有策略地想方設法尋求職業上的發展,並提高我的長期收入潛力。 

其中包括搜尋就業資訊及建立人脈關係,並以開放的態度前往不同城市尋找適當的機會。 

坦白說,我的最初目標僅是為了尋找更高薪的職位,從而不需要與人合租,而同時我亦開始更多地考慮自己的退休儲蓄而非置之不理。

20200226_hk_chi_chart_1.JPG

從非常基礎的計算來看,薪資增長能夠對個人退休儲蓄帶來較大的增長潛力。例如,我們按起始年薪40,000美元及將年薪的6%用作退休供款進行計算。 

若供款比例維持不變,但年薪的平均增幅由1%提高至 3%,在工作的最初幾十年中,20年的退休供款將會增加20%。

這並未考慮通脹及複利等因素的影響。但這表明職業生涯及薪資能夠對整體退休計劃產生重要影響。

除了睡覺,早上亦很適合閱讀

在戒掉貪睡的習慣後,我發現早上是閱讀及關注新聞報道的黃金時間。

在清晨時段,醒著的人較少,而希望與您交談的人更少。此外,在開始日常工作之前,我的頭腦感覺更清醒並能夠處理複雜的財務資訊。

在清晨時分,我對兩項有可能使我增加長線投資的事情作出決定。

1. 增加我的除稅前退休供款

雖然我的祖父曾經認真告誡我除稅前退休福利及企業相應供款的重要性,我發現自己的供款確實太低。我錯過了僱主提供的相應福利,這實際上是免費的資金。

按現時計劃,個人的首6%供款會獲得僱主提供 50%的相應供款。我調整了自己的個人供款額,將6%的除稅前薪資作為供款,並獲僱主提供額外的3%供款。

2. 設定自動每年提升退休供款

我亦決定設立每年提升供款。我的賬戶供應商的計算器顯示,每年輕微調整供款額會對未來20年產生重大影響。透過每年增加1%的個人供款,長期退休儲蓄的預測值將會大幅增長。

由於1%的升幅只是很小,這對我的淨薪金的實際影響極微,而我能夠繼續增加儲蓄以備日後之需。

增加睡眠對健康有益,並有助我們減少開支,但由此帶來的清晰思維亦能夠幫助我們塑造未來的財務狀況。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