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 基金經理分析

新興市場:有大量空間採用寬鬆政策舒緩經濟衝擊

相對於經濟增長較緩慢、利率較低的已發展市場而言,新興市場擁有一些優勢。若發生環球經濟衰退,新興市場仍可使用大量熟悉的措施。

2019年7月12日

Craig Botham

Craig Botham

高級新興市場經濟師

央行:足夠彈藥

對新興市場有利的是,貨幣政策仍是與已發展市場存在較大差異的一個領域。已發展市場央行在應對未來的經濟衰退方面面臨嚴峻挑戰,因為部份央行的利率已跌至負數。量化寬鬆及其他非傳統工具愈發被視為首選策略而非最後手段。

然而,新興市場卻不需要依賴傳統政策以外的其他措施。名義利率全部處於正數區間,而大部份國家的實際利率亦為正數(圖1)。決策者尚未面臨負利率的限制,而負利率已促使已發展市場央行轉向實施量化寬鬆政策。此外,現有貨幣環境未出現明顯的通脹。若經濟需要支持,並無甚麽因素阻止新興市場央行採取傳統政策。

圖1:經過2018年的審慎應對後,大部份新興市場的實際利率仍為正數

20190712_hk_chi_chart_1.JPG

各新興市場央行擁有這優勢,因其於2018年採取非常審慎的取態。在聯儲局之前鷹派取態(之前普遍預計2019年將會繼續加息)的環境下,許多新興市場央行收緊貨幣環境。而放寬政策的國家,減息幅度通常較為溫和而不會導致實際利率為負數。鑒於聯儲局態度轉向溫和,這種謹慎立場目前看來似乎有所過度,亦因此令希望放寬政策以應對環球需求放緩的央行感到較放心。

從更廣泛的新興市場通脹歷史背景看,我們亦對此觀點有信心。新興市場較少引起關注的一項成就是通脹結構性下降。除了近期土耳其通脹大幅上升之外,過去10年新興市場地區的通脹形勢普遍為溫和及穩定。這部份反映了環球通脹降溫的環境,但亦與新興市場的決策及政策可靠性改善有關。這最終增強新興市場央行的實力,使其能夠以傳統理由(為疲弱的需求提供支持或由於通脹低企)放寬政策,而無需擔憂被指責純粹為政治利益而行動。此外,央行亦處於較好的狀況,因為通脹長期受到妥善管理,消費者及企業對未來的通脹預期亦較為溫和。因此,由減息引發的未來物價失控恐慌低於以往。遺憾的是,土耳其是個例外,有充分理由需要彌補這方面的不足。

新興市場央行面臨的一個潛在限制因素是貨幣因素。大舉放寬政策或會損害本國貨幣,因為貨幣貶值將會推高通脹,從而迫使央行縮短寬鬆週期。這方面的主要考慮因素是各國與美國的利率差異,導致許多央行於2018年加息或縮減寬鬆規模。然而,由於聯儲局在任何環球經濟放緩的情況下亦可能放寬政策,經濟轉弱通常會帶來通縮壓力,而新興市場貨幣已於2018年大幅貶值並減少所需的調整,因此在經濟放緩的環境下,寬鬆政策將成為新興市場的選項之一。       

財政工具

雖然新興市場存在明顯的貨幣空間,但財政空間則小很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新興市場各國年底的財政結餘預測顯示,大部份新興市場經濟體系已出現基本赤字(即未計及利息付款)。這無法排除新興市場會在經濟下行時採取財政刺激(運行更大的赤字),但這選項並不特別吸引。

若要對仍存在的財政政策空間進行更全面的分析,亦需要考慮融資的供應狀況及債務的可持續性。即政府能否在必要的情況下借入額外的資金用於刺激計劃,以及這是否會導致螺旋式增長的債務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於近期開展此類分析,結論是大部份新興市場經濟體系仍存在一些財政刺激的空間(而非大量空間)。

 

免責聲明
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文件不應視為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本文所載的意見或判斷可能會改變。本文的資料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就新興市場和發展較落後市場的證券投資所涉及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
提供本文件所載資料,目的只是作為參考用途,不構成任何招攬和銷售投資產品。 有意投資者應注意該等投資涉及市場風險,故應視作長線投資。
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因此只應適合經驗豐富的投資者。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本文件及網站未受證監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