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債券投資開年且戰且退,守勢或更穩妥


2022年開年,債券市場在流動性相對寬鬆的呵護下表現得中規中矩,而歐美債券市場收益率則大幅上行。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通脹持續,以及美國聯儲局議息會議釋放了提前加息的信號,以致市場將今年三月加息的概率提升至80%。對於中國而言,穩經濟信號可能處於加快落實階段,市場似乎依然對於進一步減息抱有預期。中國十年期國債息率亦再次來到 2.8% 左右的水平。拋去基本面的信號,我們近期注意到兩個技術面提示的強烈信號:一個是由國家開發銀行發行的政策性金融債券(簡稱「國開債」)與國債息差推算的隱含稅率,另一個是中美息差迅速降至100個基點左右。

我們猜測中國十年期國開債與國債之間的息差收窄,或許主要是因為在債市走牛的過程中,投資者比較喜歡投資相對收益率較高的政策性銀行金融債。12月的降準、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下調讓息差收窄加劇,國開債已經偏貴了,性價比不高,強信號建議從國開債向更加穩妥的國債轉移。其實在去年年底的時候,企業債券市場亦出現了一些信號,比如隨著債券收益率的下行,資金成本卻表現得比較堅挺,市場在不斷加隔夜回購槓桿來尋找和加厚確定的收益率,例如銀行二級資本債表現活躍、地方長債出現買盤等等。

再來看中美息差信號,中國十年期國債和美債形成的息差迅速從去年7月小高點(170個基點)下降到現在100個基點左右。我們曾提到的一個風險因素是中國和美國或將進入不同的貨幣政策週期。美國聯儲局當初認為的臨時性通脹已經變成持續通脹壓力,加息進程預料將會為美國股市和債市帶來波動。同時,我們預料中國可能在2022年穩經濟的大方向上採取「以我為主」的貨幣和財政政策。資本流動的加劇和中美息差持續收窄或將對外匯和利率市場產生比較大的影響。

基於以上的想法,在2022年開年之際,我們進入且戰且退的守勢,關注存續期為1-3年及10年以上的長債啞鈴結構,高級企業債息差在地產公司違約不確定的狀態下可能會維持收窄的狀態。我們依然關注存續期為0-3年的高級企業債,謹慎看待以降低信用評級來換取更高的票息收入,未來更傾向將交易策略重點放在國債期貨和利率債之上。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