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可持續投資的「三大要素」


近年來,可持續基金發展迅速。與此同時,人們對環保的意識日漸提高,而當前的新冠疫情亦讓社會問題備受關注。然而,業界對於「可持續投資」並未有訂立出標準定義。

在投資話術當中,「可持續發展」一詞常常被濫用。這個詞語更已成為不少投資方式中的「籠統用語」。為了解開這個術語當中的奧秘,施羅德投資的可持續投資團隊製作了一個簡單的入門介紹:你需要知道關於可持續投資的每一件事

對於我們的投資方式而言,我們認為有三項必要元素:

  1. 目標 – 我們認為可持續投資能夠為投資回報和企業行為帶來的影響;
  2. 人員 – 對可持續性的評估通常都是主觀的,而且無法單憑第三方提供的評分或評級作出判斷;
  3. 流程 – 透過結合目標與人員,從而創造出可以重複而且能夠與時並進的流程。

根據目標進行投資

對我們而言,可持續投資的目標不單是為社會和企業行為帶來正面影響,同時亦是協助客戶達致他們的投資目標。這意味著我們選擇注資的企業若非正在以可持續方式營運,便是正在過渡至可持續營運模式或改善可持續性的階段。

一般人會誤以為投資者若要實現正面影響便需降低對風險回報的期望,但我們深信現實並非如此。可持續發展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並不能對之權衡取捨。

可持續投資就著投資對象企業的行為制定最低標準。倘若一家企業從事對社會造成嚴重損害的活動或行動,它的估值再吸引也無法彌補它帶來的負面影響。即使這樣劃清界線,我們亦覺得不會為投資回報構成負面影響。

為何我們會這樣想? 說到底,我們要尋找的是可持續的商業營運模式。作為歐洲股票投資者,我們是以長線投資為目標,並且以評估企業的發展前景為己任。企業是否具發展業務的空間、利潤率是否可以提高,以及是否存在面臨監管罰款或落後於競爭對手的風險都是我們考慮的因素。

舉例,若一家企業沒有充分地考慮自身對環境的影響,則有可能面臨被監管機構罰款及在客戶間聲譽受損的風險。若剋扣僱員薪金便可能會出現員工流失的問題,更有可能因為需要提高薪金而導致未來的利潤率下降。相比之下,那些顧及對僱員或環境等持份者影響的企業將可以較佳的姿態規避這些風險。

有一點需要補充的是我們並不是一味投資在目前最具可持續性的企業之上而忽略它們的股價前景。我們尋找的是價格錯配的投資機會,亦即是現時股價並未充分體現企業潛力的股票。識別可持續性風險及改善空間是達致較佳投資回報的重要關鍵。

以人為本的分析

在評估可持續性相關風險和機會時,依靠主觀判斷的情況其實頗為普遍。這正是我們歐洲股票分析師團隊所提供的支持的可貴之處。

我們在前文已提及「可持續投資」即代表著為社會和企業行為帶來正面影響。我們在考慮一家企業的影響力時可以將其分成三個類別:

1) 企業的實際業務,包括其提供的產品或服務;

2) 企業所帶來而又未必會馬上呈現的社會成本或效益。在施羅德投資,我們擁有專門的投資工具SustainEx,協助我們進行這方面的評估;

3) 企業對待僱員、供應商及其他持份者的態度。我們的另一個投資工具CONTEXT 可在這方面進行評估,並可進行被評估企業與其競爭對手之間的比較。

當中的重點在於我們將這些評估與日常的財務分析互相結合。我們發現,圍繞可持續發展議題提出疑問將有助我們加深對一家企業的了解。相比起只是與企業執行管理團隊進行溝通,參與到企業的整體可持續發展方向討論更能清楚地了解企業的營運狀況。

這點對於作為歐洲股票投資者的我們而言尤為重要。在可持續發展報告機制方面,歐洲比起大部分地區都更為完善。正是如此,檢視企業到底是否只將可持續發展視作「例行公事」,還是真的將之滲透到企業業務當中便變得更為重要了。

與其依賴像Sustainalytics這樣由第三方提供評分的生硬工具,我們更著重分析師與企業之間的溝通,從而得出細膩而又具前瞻性的看法。隨著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持續提高,這些溝通亦逐漸演變成一種合作關係,讓我們與合作企業一起探尋改善之道。我們提出的疑問亦有助推動進程。

例如,本來已有既定可持續發展方針的企業或許在呈現手法上需要協助,而其他(特別是規模較小的)企業則有可能需要最佳實踐方面的指引。

我們有時候也會遇到在可持續發展議題上沒有遵循最佳實踐的企業,但我們不會馬上便判定它們不及格,反而會讓分析師與它們進行交流,並試圖了解當中是否存在合理的解說。我們認為在可持續發展的灰色地帶之上存在磋商空間是十分重要的一環,而這亦是單純依賴第三方評級無法媲美的。此外,我們不難發現,與一些企業的可持續發展交流亦有助我們了解另一些企業類似的處境。

可重複的流程

我們將目標、工具和見解互相結合,並形成一套具前瞻性、可重複,而且適用於不同行業的可持續發展評估流程。

無論是在市場上尋找估值偏低的股票還是「優質增長」領域的企業,這套流程同樣適用。優質增長企業一般能夠提供穩定回報,而這通常會被視為可持續性的標誌。不過,估值便宜的企業同樣有可能是具可持續性的投資。

舉例,銀行就是一個估值偏低,但又需要面臨諸多可持續性相關棘手問題的行業,當中包括它們的融資對象和項目,以及與網上銀行興起相關的客戶安全風險。這些問題都不易解決,但銀行早已意識到出現問題時需要承擔罰款和聲譽受損的風險。因此,銀行對可持續發展的想法可能要比股價所示的更深思熟慮。

隨著可持續發展議題對客戶和整個社會的重要性日益提高,我們的流程自然亦需要與時並進。例如,新冠疫情讓人們清楚意識到穩健的供應鏈和善待僱員的重要性。我們相信可持續發展標準將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提高。今天的最佳實踐或許已是明天的最低標準。我們的流程能夠不斷演進,讓我們可以專注未來和發掘由價格錯配所帶來的最佳投資良機。

免責聲明
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文件不應視為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本文所載的意見或判斷可能會改變。本文的資料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就新興市場和發展較落後市場的證券投資所涉及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
提供本文件所載資料,目的只是作為參考用途,不構成任何招攬和銷售投資產品。 有意投資者應注意該等投資涉及市場風險,故應視作長線投資。
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因此只應適合經驗豐富的投資者。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本文件及網站未受證監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