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進行國際股票和價值投資的理據是甚麼?


受美國科技巨企表現出眾等因素影響,過去幾年在美國市場中表現強勁的主要集中在極少數的股票之上。無可否認的一點是這些企業到目前為止仍在不斷蓬勃發展,因此要看淡它們的股價恐怕未是時候。然而,投資者已不禁思考這種趨勢還能夠持續多久。

美國股市的領先表現反映投資者在增長股及價值股之間較看好前者

美國超大型科技股的崛起不僅是美國的重要趨勢,亦是國際市場風格表現變化的一部份。我們的分析顯示,若按1990年代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表現計算,低估值的高質素股票的長遠表現良好,並錄得 6.7% 的平均回報,而估值偏高的低質素股票則錄得 -8.6% 的回報,表現遜色。

投資者或會認為這是估值、質素與回報之間的正常關係。然而,隨著投資者近年不顧質素地尋求更高的增長,三者關係正逐漸瓦解的跡象已越來越明顯,而瓦解的過程亦已變得相當極端。單單以2020年第二季度為例,估值偏高的低質素股票表現遠比估值偏高的高質素股票優勝,而低估值股票則持續表現落後。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投資者以較高的價格購入低質素股票的模式無法持之以恆。

價值投資在國際市場中表現更佳

雖然投資者在選擇將投資分散到價值股之餘亦可繼續美國市場中的投資,但價值投資以往在國際市場的表現較在美國市場優勝。

當然,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指引。不過,我們可以循兩個方向思考。首先,若你現時對進行價值投資的目標明確,美國以外的股市將可作為增加持倉的理想選擇。其次,若你希望通過增加國際持倉來撤出估值偏高的美國市場和持續貶值的美元的話,價值型國際股票將會是可以考慮的選擇。

目前是分散投資的適當時機嗎?

我們需要強調的是,我們的主要目的不是預測未來,但我們可以記住過去的一些教訓。也許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不像,但國際股票在大部份時候的表現通常優於美國。國際股票亦具有多元化的優勢。

我們認為有多個理由反映現時增持美國市場以外的股票並不是壞事。近期美國的領先表現主要由美國超大型科技股所引領。雖然這些企業的成功可謂眾望所歸和合情合理,但它們的估值已相當高,加上投資者對它們的預期較高,因而較易出現令人失望的表現。

與此同時,國際股票(特別是價值型股票)對比起基準的估值折讓已達到記錄高位,而且似乎正處於價格錯配的區間。如果投資者能夠發掘具備優質特點(例如業務基本因素良好或財務實力強勁)的廉價股票,則有望把握重要的投資機會。

免責聲明
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文件不應視為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本文所載的意見或判斷可能會改變。本文的資料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就新興市場和發展較落後市場的證券投資所涉及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
提供本文件所載資料,目的只是作為參考用途,不構成任何招攬和銷售投資產品。 有意投資者應注意該等投資涉及市場風險,故應視作長線投資。
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因此只應適合經驗豐富的投資者。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本文件及網站未受證監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