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為何可再生能源有望從綠色氫能趨勢中受惠


背景:淨零目標改變一切

各國與超國家主體的「淨零」目標持續冒起,而這亦成為了過去幾年氣候政策最明顯的特點之一。現時應用這些目標的國家和地區包括歐洲、英國、中國、韓國、日本、加拿大、南非,以及美國少數州份。

雖然這些是長遠目標,但影響力卻相當強,遠超過減碳 80% 的目標。在減碳 80% 的目標下,碳密集型行業當中很可能會有很多企業認為自己是無須進行結構性變革那 20% 的一員。一旦應用淨零目標,所有行業將無處躲藏,亦無法選擇不參與。

這讓我們想到綠色氫能:一項似乎是對解決難以對付的碳排放問題能起到關鍵作用的技術。發電及汽車行業可以使用可再生能源和電池減碳。在某些地區,以可再生能源驅動的熱泵進行供暖亦可減碳。

單憑這些趨勢已足見可再生能源需要大幅增加,但對於重型運輸及航運、鋼鐵生產等工業流程、為電網長時間儲能,以及某些供暖形式而言,綠色氫能似乎將是技術解決方案中的元素。

綠色氫能將如何影響能源組合的發展?

只有使用從可再生能源獲得的電力對水進行電解,由此產生的氫氣才算得上是「綠色」氫能。目前使用的氫能一般是透過煤炭氣化或天然氣產生,顯然不是綠色能源。由於現有的可再生能源預測通常都是聚焦在直接電氣化和減碳,而非透過氫能實現「間接」電氣化和減碳之上,因此,增加綠色氫能將會對預測產生乘數效應。

彭博新能源財經 (BNEF) 的一份新報告透過剖析世界如何可在增加潔淨電力和綠色氫能的情況下減碳至可持續水平(1.75度的升溫幅度),從而勾勒出能源轉型的一個可行方向。目前,氫能在最终能源中所佔比例低於0.001%,但根據BNEF的預測情景,該比例將會增至25% 左右。那是相當龐大的增長。

這對可再生能源增長而言意味著甚麼?

在可持續的情景下,環球電力行業的規模將隨著電力取代其他能源的佔有率而從2019年的7.4太瓦,擴大至2050年的43太瓦。太陽能光伏容量將由2019年的0.64太瓦增至16太瓦,陸上風電容量將由2019年的0.6太瓦增至11太瓦。作為背景參考,光伏太陽能和風電裝置容量相加亦需要花費約20年的時間才可達到1太瓦的里程碑。

未來20年,這種情景需要每年增加近1太瓦的可再生能源(375吉瓦的風能及540吉瓦的光伏太陽能)。據BNEF預測,2020年的風電裝置容量約為72吉瓦 (0.07太瓦),而太陽能發電裝置容量則約為127吉瓦 (0.13太瓦)。未來幾年,可再生能源的部署顯然需要大幅加快。 

支持上述增長需要投資多少?

即使考慮到成本持續下降,資本投資方面仍需要出現重大改變方能支持上述的可再生能源增長。單單在可持續情景下的電力系統發展,電池和發電方面在未來30年便需要約35.1萬億美元的投資(BNEF預測)。

此外,為無法透過直接電氣化實現減碳的行業而新增的綠色氫能生產容量亦需要11.6萬億美元的額外投資。

為何投資者需要在意此事?

可再生能源市場規模擴張不單可惠及可再生設備製造商(風機、太陽能電池板供應鏈、變流器),電纜和網絡等輔助設備亦可從中受惠。現時需要考究的問題是相關預期中到底有多少已被市場消化。

雖然上文描繪的發展方向存在諸多不確定性,而我們亦需要密切關注綠色氫能的經濟效益,但我們認為這種潛在增長顯然未被納入預測的考慮中。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