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22年展望:環球企業債券


自2020年3月以來,新冠疫情所帶來的衝擊讓企業債券一直維持著可觀的升幅,其中,高收益企業債券上升逾25%。在各國央行及政府提供支持、2020年尾疫苗研發成功,以及經濟活動重啟並快速反彈的整體支持下,經濟錄得強勁復甦。

然而,我們現正處於復甦週期中一個更成熟和微妙的階段。基本因素強勁,經濟活動及消費需求保持穩健,但估值已處於較高水平,而且通脹、貨幣政策正常化和新冠疫情方面的發展都存在不確定性。

歐洲企業債券投資主管Julien Houdain表示:「宏觀環境、投入成本壓力,以及估值處於偏高但分散程度較低的情況均令市場走向難以預測。我們預料2022年市場將存在波動性,收益回報將較為溫和。發掘表現相對領先的投資機會將是關鍵,特別是能夠保障利潤率免受通脹升溫影響的行業及企業。在成熟的週期可能會帶來過多有利股東措施的風險,這或會對企業債構成不利影響。」

經濟狀況維持正面,但不確定性增加

美國聯儲局已開始縮減其資產購買計劃,並計劃以較緩慢的速度推進,但通脹率正處於十年以來的新高才是問題所在。

環球企業債券投資組合經理Rick Rezek表示:「目前部分通脹壓力看來只屬暫時性質,最終的整體通脹應可回落至接近央行目標水平。然而,通脹維持高位的時間愈長,聯儲局面臨的挑戰將愈加嚴峻,並有可能讓市場的緊張情緒升溫。最大的風險是通脹壓力促使各國央行較預期快收緊貨幣政策,不過,這並不是我們的基線預測情景。」

「即便聯儲局縮減買債規模,貨幣狀況仍將維持寬鬆,除非流動性緊縮導致經濟增長停滯,否則不似會為企業債券構成重大風險。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十分穩健,尤其是消費及終端需求方面,而家庭儲蓄亦處於良好水平。這為企業債券市場提供有利的環境。與此同時,市場動力出現放緩跡象,估值亦幾乎沒有反映出任何潛在負面消息。」

其他潛在挑戰包括美國勞動市場的變化。現時,當地企業難以填補職位空缺,而且有不少55歲以上人群都選擇不再重返職場。同時,通脹,特別是燃料價格上漲等因素,亦有可能會影響消費。

新冠變異毒株 Omicron的出現,讓新冠疫情的持續重大威脅更覺明顯。為應對疫情,歐洲部分地區實施了新限制,而美國疫苗接種比例仍維持在約 55% 的較低水平。

對於宏觀風險,Julien Houdain表示:「除了新冠疫情、通脹和貨幣政策,我們亦正密切關注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即使在當前的種種挑戰下,中國經濟仍有望於2022年錄得可觀增長。我們對新興市場的前景較為樂觀。多個新興經濟體所受到的打擊已不少,在應對通脹方面已大幅收緊政策,因此,我們相信今後的政策方向或會變得相對溫和。」

亞洲及新興市場企業債券主管許子峰(Angus Hui 表示:「由於中資銀行在中國房地產板塊的持倉有限,因此系統性風險將維持在可控範圍以內。我們預料中國房地產市場將經歷分化及整合。雖然並不是所有發展商都能倖存,而且未來仍有可能發生更多違約事件,但部分陷入困境的發債人若能在國內安排融資或出售資產,則有機會大幅反彈。」

「亞洲經濟體持續從疫情中復甦,特別是東南亞國家。由於這些地區受商品價格上漲及美國收緊政策的影響相對較輕,國內經濟增長穩健,加上當地央行積極主動及對海外債券的依賴性較低,因而讓該區繼續處於有利狀況。」

企業板塊強勢中面臨挑戰

自2020年3月以來,企業盈利復甦令資產負債表顯著轉強,為債券市場提供強而有力的支持,但今後進一步改善的空間可能相對有限。

對企業而言,今年的主要挑戰是在成本壓力下保障邊際利潤。它們亦有可能傾向採取對股東較為有利的措施,而相關措施將有可能削弱資產負債表的實力。

Julien Houdain表示:「對比去年同期較低的水平,企業盈利在中期內仍有望維持強勁,但經濟重啟帶來的復甦大致上已結束。關鍵的問題將是企業如何承受來自勞動力及原材料持續上升的投入成本,以及能否將上漲的成本轉嫁。一些汽車及材料企業已經成功做到這一點。」

美國企業債券策略主管Martha Metcalf 表示:「現時企業基本因素穩健,即使出現任何惡化亦將是自較強位置回落。由於各企業應對投入成本上升的能力有所不同,企業的表現差異有可能加大。這將有助我們在趨勢市場發掘更佳的投資機會。」

「信貸評級週期趨向正面,特別是高收益債券市場。正如新星的趨勢一樣,由上調評級轉為下調評級的債券增加持續為市場帶來支持,因為越來越多於2020年被下調評級的『墮落天使』債券已重回投資級別。在美國,相關現象已出現了好一陣子,但歐洲相信亦將開始迎頭趕上。」

20220112_hk_chi_chart_1.JPG

可持續債券主管Saida Eggerstedt表示:「在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 26)上,各國作出了堅定的承諾,突顯環境及氣候披露與目標正成為企業財務規劃的重心。然而,企業管治(ESG中的G)仍是信貸息差的重要驅動因素。由於客戶和監管機構期望提高ESG透明度, 隨著 ESG債券的發展及企業管治日增,企業在可持續性及社會影響方面的因素將更為突出,同時亦將有助我們發掘具潛在改善空間的企業。」

亞洲、新興市場及高收益債券市場均具備投資價值

雖然投資級別企業債券的估值並不低,但它們具備有力的支持。若央行一如所料地進行緊縮政策及調整,這類債券應有望保持穩定表現。受美國國庫券孳息率上升帶動外國投資者資金流入等因素影響,美國投資級別債券仍可望提供不錯的收益回報。雖然歐洲孳息率較低,但息差仍可提供較高價值。

不過,我們認為亞洲、新興市場及部分高收益債券市場才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資領域。

與已發展市場的高收益債券相比,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的息差更高,而分散程度亦較高,當中有相當比例的息差超過600個基點、甚至800個基點,意味著證券級別市場存在更廣泛的投資機會。

20220112_hk_chi_chart_2.JPG

許子峰補充道:「亞洲投資級別企業債券的基本因素穩定且不斷改善,為估值帶來支持,而高收益債券則提供大量特殊債券的選擇。我們在印度發現可再生能源的領域存在投資機遇,但在印尼,新發行的債券估值便沒那麼吸引了。在中國,部分產業受降低借貸比例的措施影響而面臨一些風險。因此,我們對高收益工業債券保持謹慎的態度。」

「亞洲債券息差將於2022年上半年回穩,但由於投資者仍對中國的政策風險保持警惕,預料息差至少在短期內不會回到歷史平均水平。」

Julien Houdain表示:「我們認為新興市場企業基本因素普遍改善,而宏觀經濟亦有可能回穩,但各國與各企業間可能存在明顯差異。」

Saida Eggerstedt從可持續投資的角度指出了中國的潛在機遇:「中國多年來一直是增長強國,在去碳化方面須迎頭趕上,因而需要大規模投資在整個價值鏈上。雖然綠色及ESG債券發行量在2021年有所增加,但主要集中在房地產行業。在2022年,我們將放眼ESG債券的其他領域,例如能夠幫助中國以可持續能源替代煤炭的可再生能源或電動汽車零件企業。至於社會責任方面,有助促進社會平等的債券相信將受到像我們這樣的影響力投資者垂青。」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