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零息時代:為何低息環境會持續?


雖然低息環境已不是新鮮事,但現時的獨特之處在於政府債券孳息率低企。決策者已透過擴大購買資產計劃,務求將長期債券孳息率降至記錄低位。在許多市場中,不僅短期利率處於「零」的水平,債券孳息率亦是如此。

雖然我們預期2021年下半年經濟活動將顯著回暖,但利率隨之上升的可能性不大。

通脹是關鍵

隨著各國經濟開始重啟,物價將面臨上行壓力。較為景氣的商品行業已開始出現一些瓶頸。

然而,由於各經濟體系在開始復甦時都可能會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特別是就業市場),相信這亦只屬過渡性影響。除非工資增長進一步為物價帶來成本壓力,否則,物價短暫向上亦不會讓通脹持續加速。不過,在環球各地的失業率遠高於估計均衡水平的情況下,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

雖然失業率與工資之間的關係近幾年已沒那麼明顯,但由於工人需要競爭就業職位,意味著工資仍將在較長時間內面臨通縮壓力。

據我們預測,美國的產出缺口直至2022年中前仍將持續,而英國及歐元區的產出缺口則將維持至2022年底。因此,通脹壓力在今年下半年各經濟體系重啟時短暫回升過後便有可能在2022年底前消退。

各國現時已處於低通脹環境當中,因此上述前景並不會讓決策者陷入困境。各央行亦已意識到,以往的政策屬過份緊縮,而且具通縮作用,因此無法實現通脹目標。聯儲局決定將週期內通脹目標調整至平均 2% 的水平便是上述第二點的最佳佐證。

隨著經濟步向復甦,我們預期聯儲局將在一段時間內維持低息及寬鬆政策,從而實現新的通脹目標。此舉亦使聯儲局有較大機會實現其最高就業目標,讓更廣泛的家庭和社群能夠從經濟增長中受惠。  

當然,我們不排除未來一段時期內通脹有可能會升溫,但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早在新冠疫情前便已在環球經濟形成的反通脹趨勢將會再度增強。其中一個原因是環球經濟的債務水平高企。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顯示,已發展經濟體系的政府債務已升至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水平。

政府債務高企將為低利率帶來支持

雖然有人認為債務高企是通脹升溫的先決條件,並思疑當局將試圖和成功透過通脹令債務貶值,但我們發現日本的情況並非如此。

事實上,其他經濟體系與日本存在明顯差異,意味著它們不需要同樣走向通縮。然而,由於美國及英國的債務均高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00%,而且兩國均面臨龐大的醫療債務,相信它們在未來的財政空間將較為有限。  

在此環境下,各央行維持低息的壓力仍然龐大。不僅要維持整體刺激政策,亦要確保債務高企仍可持續下去。隨著環球經濟復甦,各國不單需要刺激通脹,同時亦需提高預算赤字和債務水平。這意味著各國央行都將繼續維持寬鬆政策。

雖然現時的情況可謂前所未見,但在環球經濟擺脫疫情的影響之後,低息環境似乎仍將在較長時間內持續。對於金融市場而言,這種前景將會加劇投資者追逐收益的趨勢。隨著投資者在「零息」環境下追逐回報,市場亦難逃出現波動和泡沫的命運。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