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施羅德全球法人大調查:僅12%法人不做永續投資

2020年施羅德投資集團的法人大調查,詢問了650位、總資產超過25.9兆美元的機構投資人,有59%的法人(去年僅38%)認為能主動式的參與投資企業的公司治理,是整合永續的主要方法,而不僅是買賣掉企業股份而已。

主動參與的重要性 較一年前大幅攀升

根據大調查發現,今年有更多法人認為需要主動參與和管理所投資的企業,數字從去年的38%大幅攀升至今年的59%(見圖1)。顯示為了達到永續變革,只單純地賣掉手中股份已經不足以影響企業;事實上,法人認為透明的報告、務實的執行以及對企業持續投票以推動改革,是成功參與企業的三項法則。

圖1:法人認為主動參與和管理能夠推動永續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1-2.png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集團,2020年11月。

「積極擁有權(active ownership)變的比以往來得更重要,投資人有責任要求公司負責與推動正向改變的機會。」施羅德投資集團企業互動主管Elly Irving說,以施羅德為例,就藉由與企業互動和行使投票權,推動符合客戶需求的永續變革。

環境議題也連續第二年成為最重要的參與議題。法人同時指出,政府與企業是對減緩氣候變化最應負起責任的兩個利害關係人。這也反映在他們對永續投資的持續信念中,今年只有12%的法人表示沒有做永續投資,比去年的19%降了7%(見圖2)。這股趨勢預期還會持續,全球有68%的法人預期未來五年永續投資會更重要。

圖2:不做永續投資的法人愈來愈少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2.png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集團,2020年11月。

至於推動法人關注永續投資的原因,主要為(一)與企業內部的價值相符合、(二)對監管機構和產業壓力的回應,以及(三)認為永續投資可以帶來較佳報酬與較低風險(見圖3)。然而,即使愈來愈多法人關注永續投資,他們也提到一項值得注意的挑戰:漂綠(greenwashing),例如缺乏對永續投資明確且一致的定義(見圖4),可能會讓一些企業只做永續的表面功夫。

圖3:法人對永續投資的關注來自企業/內部價值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3-2.png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集團,2020年11月。

圖4:「漂綠」是法人認為永續投資面臨的最大挑戰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4.png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集團,2020年11月。

永續投資可望帶來較佳報酬

值得一提的是,法人對永續投資績效的憂慮一直在減少,不到一半(45%)的法人提到與永續投資績效相關的擔憂,且低於2019年的48%以及2018年的51%。

的確,有55%的法人表示數據/證據顯示永續投資帶來較佳的報酬,鼓勵他們增加投資部位。數據一路從2018年的34%、2019年的49%上揚(見圖5)。「從持續成長的數據顯示,永續投資和較佳報酬並非互斥。」施羅德投資集團永續投資全球主管Andy Howard指出。

圖5:愈來愈多法人認為永續投資帶來較佳報酬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5.png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集團,2020年11月。

施羅德(環)環球氣候變化策略基金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該基金投資致力於降低或適應氣候變化而受惠的企業、主動排除營收明顯來自化石燃料的公司,聚焦五大氣候投資主題,創造獨特的Alpha來源,因此績效表現才能短中長期領先同業平均與參考指標。

施羅德(環)環球氣候變化策略基金績效表:

TW-20201118-sustainability-6.PNG

資料來源:理柏, 報酬率以美元計算,以A1 Acc USD股份計算至2020年10月31日 。基金參考指標為MSCI全球股票指數MSCI World NR。同類型基金分類為Lipper Global中所有國內已核備的環球股票型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