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最新多元資產觀點:投資的時機快到了嗎?


投資市場目前聚焦在通膨何時和緩、聯準會政策何時轉鴿以及接下來的企業獲利表現。也許前方仍佈滿荊棘,但債券和股票市場歷經了2季的急劇下跌,已經有投資人在問:投資的時機快到了嗎?答案是「再等等」。

隨著各國央行現在急於提高利率以解決通膨問題,投資市場似乎更傾向是一場具變化性的「西洋棋遊戲」,也就是投資人現在面臨到更具策略性及對抗性的挑戰,而對手正是全球各國央行。這對於我們多元資產團隊來說,更需要評估不同資產的相對風險及相對價值。舉例來說,債券比股票更不容易受到經濟衰退風險的影響,而目前的股價尚未充分反映企業獲利的不確定性。

 

風險仍指向停滯性通膨

根據我們的計量模型,目前我們所處的經濟週期正在步入「減緩」這個階段,而這在股市循環中也是最具挑戰性的階段。如今,我們認為全球經濟展望將朝向停滯性通膨發展的可能性增加。主要原因是我們仍舊認為供給面因素會進一步推升通膨。

若全球供應鏈瓶頸無法盡快緩解、勞動力市場持續緊張,則工資上漲將進一步提高生產成本,導致由成本推升的通貨膨脹。目前,中國可能繼續實施防疫清零政策,例如採取滾動式封城。若Covid-19變種病毒在中國反覆爆發,將迫使中國政府採取週期性封鎖措施,則其國內產能將急劇下滑擴大至全球供應鏈危機。

 

經濟成長趨緩

在如今高通膨的時代,經濟的成長將會減緩。我們預期美國經濟在2022年和2023年將分別成長2.6%和1.5%。而為了控制通膨,聯準會將採取更為鷹派的貨幣政策。我們預期聯邦基金利率將在今年第4季達到3.00%的水準,將有助於CPI到2023年從5.5%下降至2.8%。聯準會未來可能將改變貨幣政策方向,預估美國將在2023年降息50個基點,並進一步實施寬鬆政策。

對於歐洲,我們預期此區的經濟將持續疲軟,因此,下調了2022年和2023年的經濟成長率至2.5%和1.9%,同時下調明年的通膨率從6.6%下調至2.4%。目前歐洲經濟與通膨前景主要都將取決於禁運俄羅斯石油的實施進度。排除食物及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貨膨脹率同樣處於高檔。鑒於我們預估歐洲央行將從7月開始升息,存款利率預期將上調至0.5%,而主要再融資利率則將上調至1%。

新興市場方面,像中國,其政府持續實施的防疫清零政策將再次阻礙經濟復甦。雖然預計政策將有條件放寬,但我們已將2022年中國經濟成長預估大幅下調至3.5%預期,而2023年將小幅復甦至5.5%。同時我們認為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也將減緩。

 

五種風險假設情境分析

我們認為主要的潛在風險仍為停滯性通膨,為了了解情況發生並應對,我們假設了五種情境。在我們所提出的五種假設情境中、有四種假設與生產力下降有關,三種假設下的通膨率會更高。根據我們認為不同假設情境會發生的機率,其中最大的風險是消費衰退,然後其次為成本推升通貨膨脹。而中國持續清零封鎖和俄烏戰爭加劇的風險則相當,但俄烏戰爭轉為減緩的可能性較低。因此我們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成長存在較高的潛在風險(見下表)。

 

債市中立以對 中國市場需擇時介入

在股債配置上,對全球股市展望維持負面。在通膨持續上升且央行態度轉向鷹派的背景下,市場開始擔心經濟成長將會減緩,這直接影響了投資人的情緒,但團隊將中國股市展望維持中立,並建議需擇時布局。因為中國在防疫上的清零政策及封城措施導致供應鏈出現斷鏈的情況,若各大城市可逐漸復工復產,有望緩解供應鏈瓶頸。

考慮到停滯性通膨發生的可能性,我們對債信市場持謹慎態度,市場展望維持中立。然而,資產價格近期有所改善,意味著市場上的一些負面情緒及擔憂似乎已被消化。根據我們的模型,我們認為美國10年期公債目前的價格合理,但考慮通膨後的實質利率仍然偏低,目前仍太早預期利率觸頂之時點。另外,團隊將整體大宗商品的展望下調至中立,因為有跡象顯示能源價格處於高檔,導致需求開始減少。

表:風險假設情境分析

 

風險假設情境說明

對總經環境的影響

俄烏戰爭加劇

戰爭持續對東歐經濟體和俄羅斯造成嚴重破壞,擴大了歐洲的難民危機。油價上漲並在2022年都維持在高點,食品價格持續上漲。

停滯性通貨膨脹:大宗商品價格將持續上漲,對消費者和企業造成更沉重的壓力;商業信心下滑導致企業投資減少,因此經濟成長減緩。儘管通膨高漲,然而各國央行為了刺激經濟,將重新對市場提供流動性。

俄烏戰爭緩解

俄烏雙方達成協議,雙方暫時停戰提振了商業信心,全球貿易再次活絡,大宗商品價格開始下跌

生產力提升: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使通膨回落的速度優於預期,消費者的購買能力增加,帶動成長信心,儲蓄率下降,從而推動GDP成長。通膨下滑使央行的升息步調逐漸減緩,然而因為經濟成長強勁,預估政策利率將高於原先預期。

中國持續封鎖

Covid-19變種病毒在中國反覆爆發,將迫使中國政府採取週期性封鎖措施,則將對國內需求造成衝擊,並擴大全球供應鏈危機。

停滯性通貨膨脹:中國經濟成長減緩將導致需求減少,出口商品至中國的其他國家的經濟受到衝擊,供應鏈斷鏈使通膨無法順利回落,經濟成長減緩,各國央行為了控制通膨將持續實施緊縮貨幣政策。

消費衰退

由於供應鏈斷鏈以及食品和能源價格持續上升,消費者信心下滑將使儲蓄率增加,消費衰退將導致公司面臨庫存過多問題,公司下修產量目標將減少勞力需求,使消費者信心進一步惡化。

通貨緊縮:隨著家庭支出下降,經濟將在 2022 年底陷入衰退, 2023年消費將回到原先的水準,但由於勞動市場表現不佳,儲蓄率仍舊維持較高,因此經濟復甦緩慢。需求及生產減少導致油價下跌,加上零售端庫存過多,有助於通膨大幅回落。各國央行將實施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

成本推升通膨

供應鏈斷鏈問題持續的時間比預期久,進一步推升大宗商品價格。由於勞動市場緊張,工資成長幅度高於預期,然而因為勞工技能與職缺無法順利媒合,美國的勞動參與率並無提升,導致自然失業率上升,勞動供給缺口下滑,更容易使通膨上升。

停滯性通貨膨脹:供應鏈斷鏈問題使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 使通貨膨脹與能源價格攀升,供給端的限制進一步推升全球供應鏈的成本。 儘管 2022 年經濟成長減緩,然而勞動市場仍然供不應求,導致工資上漲並加劇通膨,2022年美國通膨為 7.2%,2023 年將下降至3.8%,聯準會將持續上調聯邦基金利率,2022年底及2023年底利率將分別達到4%和4.5%,各國央行也將加快升息步調。

資料來源:Schroders Economics Group,2022 年 6月 30 日。請注意:過去績效與走勢僅供參考,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