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報告

經濟前景未明 是否應繼續投資?


Duncan Lamont

Duncan Lamont

施羅德研究部門資深主管

觀看全部觀點
  • 自1871年以來,股票市場下跌25%或更多共11次。從該點起算,恢復時間的中位數為1.8年。
  • 在1929年股市崩盤後轉向現金的投資人,面臨34年等待損益平衡,而保持投資狀態的投資人需要15年,以小筆定期定額持續投資的投資人則少於7年。
  • 2001年與2008年「現金為王」的投資人,今天仍在賠錢。

受到疫情影響,就像正閱讀此篇的你們一樣,我的積蓄遭受很大打擊。我在2月替兩個小孩設立了未成年ISA(編按:英國未成年孩子的免稅儲蓄帳戶),那筆錢已經減少大約四分之一。我知道我們總是說投資股市要著眼於長期,但這不會讓投資人比較冷靜。

每一次衰退我們都覺得快被淹死。風暴何時結束?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喘口氣?陸地在哪裡?更重要是我們如何去應付這些衰退,會影響我們未來資產甚鉅。

損失的風險 是股市的入場費

不幸的事實是,股市時不時出現如此嚴重的下跌。波動性與損失的風險是股市投資「入場費」的一部份。

1871年到2019年的148年間,有11次股票(依S&P 500指數來衡量)造成投資人至少25%的價值虧損(見表)。在2001年與2008年的衰退中,虧損超過40%。

在最糟的情況下,即1930年代的大蕭條,投資人虧損超過80%的資金。如果他們持續投資的話,這會花上他們逾15年把錢賺回來。

其他幾次股市下跌則沒有這麼慘烈。如果投資S&P 500指數,11次中有7次,投資人可以在兩年或更短時間內損益平衡。其他3次-1893年、2001年與2008年,損益平衡的期間大約是4~5年。

美股需多久才能從大跌25%中恢復?

TW-20200521-down-turn-long-term-1.jpg

過去績效非未來績效之指引,也可能不會重演。

資料來源:Robert Shiller,施羅德。1871~2020年月數據。數據適用於S&P 500指數,並假設投資人保有股市部位。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數據都是名目上的,所以包含可能由通貨膨脹引起的漲幅(經通膨調整過後的情況看起來會更糟)。例如,雖然美國市場在2006年10月已經名目上彌補網路泡沫的虧損,但直到2013年4月,通膨調整後的數據才損益平衡。

另一方面,在過去的148年又2個月中,美股一年的平均報酬達到驚人的8.9%,每年高出通膨率6.7%。同樣期間,美國現金的報酬率一年只有4%。

現金為王、堅守股票,還是雙倍下注?

投資人面對市場下跌有三種常見的反應:

  • 現金為王:離開股市,轉向現金避風港
  • 留著股票:什麼也不做
  • 持續投資:以單筆或定期定額向股市投入更多資金

單筆投資會讓投資人暴露在市場重挫的風險之中,即便市場開始復甦時,還增加了進場時機的挑戰。

相反地,定期定額方法比較像「買低」,主要是接受無法判斷何時低點出現。「買的較低」(跟市場下跌前相比)也可能是比較好的描述。在接下來的內文,我們是用「持續投資」作假設。

不同反應大有關係

在過去11次美股下跌25%或更多的情況下,我們分析在每次情況,投資人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讓投資組合回到崩盤前的價值。我們假設投資人會在市場下跌25%後,做出不同選擇。

在持續投資中,我們假設一個投資人擁有價值一萬英鎊的投資組合。如果遇到下跌了25%,之後加碼投資所剩資產的5%,也就是 7,500(從一萬英磅下跌25%後的價值)的5%,如果分成12個月,就是每個月持續小額投資31.25英鎊。對許多投資人來說,這並非一個不切實際的金額,可以輕易將其放大或縮減為不同金額。這些數字僅用於說明目的,並非建議。

隨後可見的就是,比起什麼也不做,投資新資金將更快增加投資組合的價值。看到加碼投資,我們也計算了恢復到崩盤前價值水準的所需時間。下表總結了結果,可以看到的是,如果只是「留著股票」不做任何動作,與前面顯示所需的時間(年)相同。

損益平衡所需年份

TW-20200521-down-turn-long-term-2.jpg

資料來源:聖路易聯邦儲備銀行,Robert Shiller,施羅德投資集團。股市數據適用於S&P 500指數。1934~2020的每月現金報酬以3個月美國公債(次級市場利率)為基礎;1920~1934以美國短期債券殖利率為基礎;1871~1920以1年期利率為基礎。1871~1920的數據僅為年數據,因此在此期間的所有月份,都假設現金報酬恆定。其他數據為月數據。所有分析都以名目金額為基礎。

一個實際存在的風險是,投資人會因為最近的市場表現而感到害怕,以至於他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投資股市。然而,我們的研究發現,從歷史上看,這將可能是投資人做出最糟糕的投資決策。幾乎可以肯定要彌補虧損需要非常久的時間。

例如,在大蕭條時期首次下跌25%後、1929年將投資轉換到現金的投資人,必須等到1963年才能損益平衡。相比之下,持續待在股市的投資人則在1945年初達到損益平衡。而且在1929年崩盤期間,股市最終下跌了80%以上。因此,轉換到現金也許可避免最嚴重的虧損,但卻也是最糟糕的長期策略。同樣地,在網路泡沫第一次下跌25%後、2001年轉換到現金的投資人,會發現他們的投資組合今天仍只有2000年價值的90%左右。

這訊息非常清楚:拒絕股市而支持現金,長期下來可能對資產造成嚴重傷害。

投資人該買更多嗎?

這是非常個人的問題。不管任何投資考量,並非每個人都有能力買更多,無論他們是否願意。除了新冠肺炎帶來的嚴重健康後果外,人們還面臨工作不安全感和現金流的困難。付房租和帳單、購買食物、財務上的安全感等需要,都勝過任何股市是否物超所值的意見。之後所有意見都需要謹記這樣的警告。除此之外,要量化當前衰退狀況會有多糟也仍然非常困難。

還有另一個提醒就是,這次的市場重挫與過去沒有什麼不同。你認為投資人在1929年首次下跌25%之後,知道股市還會繼續下跌75%嗎?還是在1893年、1903年、1917年、1970年或是1987年,他們都知道-25%接近低點?

我們的分析發現,在大多數的下跌案例中,相較於什麼都不做,加碼投資並不會對損益平衡所需的時間帶來多大影響。不過,它產生重大影響的一次是在最嚴重的衰退中,也就是大蕭條。那時,小筆定期定額投入股市,可幫助資產回覆的時間超過一半:6.7年與15.2年的差異。

儘管加碼投資沒有帶來多大影響似乎令人感到驚訝,部分是因為假設的投資比例相當低-如果投入相當於投資組合20%的金額,而不是5%,在每次情況下會更快縮小時間差。

任何行動都會帶來後果

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這篇文章也不是財務建議。然而,對那些已經投資股市的人來說,你現在採取的行動,都會影響投資組合如何從現在的衰退中恢復。在存款利率接近零的現在,任何想轉移到現金的人也應該要考慮後果。

相反地,歷史顯示那些可以保持冷靜的投資人,最後都可能有比較好的長期結果。那些處在可以加碼位置的投資人最後甚至更好,不太可能更差。

但是,這只能從長期來看。沒有人有水晶球去預測當前的衰退如何且何時結束。重申前述所說,「風險」是進入股市的入場費,較高的長期報酬是潛在的成果。我們所經歷的精神創傷會跟隨著我們,但財務創傷不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