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報告

歐洲的「綠色新政」對能源轉型有什麼影響?


Mark Lacey

Mark Lacey

施羅德商品投資團隊主管暨施羅德(環)環球能源基金經理人

觀看全部觀點
Alexander Monk

Alexander Monk

施羅德投資集團全球再生能源分析師

觀看全部觀點
Felix Odey

Felix Odey

施羅德投資集團全球再生能源分析師

觀看全部觀點

編譯: 史薇

由歐盟執委會提出的綠色新政(Green Deal),旨在讓歐洲氣候於2050年達到碳中和,主要有兩個部分:

1. 禁止造成氣候變遷的溫室氣體排放。
2. 經濟成長不需要大量使用資源。

綠色新政很有企圖心且範圍廣泛,包括許多領域如「從農場到餐桌」(farm to fork)對環境有利的食品生產、節能建築、生態系統復育、生物多樣性、減少污染,以及學校教育計畫。

對能源轉型的投資人而言,最重要的層面是使歐洲經濟擺脫對石化燃料的依賴,進一步朝再生能源如太陽能與風能轉移。

我們認為能源轉型是千載難逢的結構性轉變,它將在未來30~40年大為改變能源產業。這是一個長期且有潛力從目前水準可觀成長的投資主題。

為什麼現在需要綠色新政?

綠色新政包括計劃強化歐盟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自1990年至2018年,歐盟降低了這些排放23%;新政尋求到2030年,減排目標要到至少降低50%(與1990年的水準相比)。

雖然總目標是要讓歐洲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但很重要的是要制定如2030年目標的「中期目標」。遠期目標的危險性是他們看起來很像「別人的問題」,但實際上我們現在就需要採取行動實現碳中和。

要達到碳中和經濟需要產業的全面動員,轉變產業和相關供應鏈可能需要長達25年。為了替2050年做好準備,下個五年就需要採取決策與行動。

哪個產業將受到最大影響?

幾乎每個產業都會受到綠色新政的影響。顯然地,很重要的是對供應乾淨能源的再生能源生產商的需求,也需要智慧基礎設施來確保歐洲的新潔淨能源網路盡可能高效。科技如智慧量測、能源儲存與碳捕集都不可少。

執委會提議為水泥與鋼筋製造等能源密集產業、應該朝向循環經濟發展,以便盡可能地重複利用材料,而不是做廢物處理。

交通運輸是另一個明顯的產業。它目前佔歐洲溫室氣體排放的四分之一,而這個數字還在增加中。執委會表示要達到氣候中和,2050年要減少交通運輸90%的排放量。公路、鐵路、航空與水路運輸都必須做出貢獻。對此,更大量使用永續的運輸燃料,以及轉換為電動車便至關重要。

對歐洲以外的國家意味著什麼?

綠色新政不只涉及歐洲境內國家,它也同樣考量對於貿易夥伴的影響。提案指出歐洲應該透過其「影響力、專業與財政資源去動員其鄰國與夥伴,一起加入這個永續道路。」

然而,一個很明顯的風險是其他國家的意願不高。這就會造成所謂的「碳外漏」(carbon leakage)危險,可能是生產從歐盟轉移到排放量更高的其他國家,或是歐盟製造的產品被碳密集更高的進口品取代。

在這種情況下,執委會將提議一個「碳邊界調整機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換個說法就是對某些產業徵稅。這能確保進口產品價格反映它的碳含量。明顯地,如果歐洲生產商轉向使用乾淨能源,他們不希望被仍繼續使用污然燃料的競爭對手削弱。

執委會提出什麼投資?

歐盟執委會預估為了實現2030年的氣候與能源目標,每年將額外需要2600億歐元的投資,大約是2018年GDP的1.5%。歐盟預算在這裡扮演重要角色,可以將更多比例的開支分配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專案。

執委會也會與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EIB)集團以及其他金融機構合作,以確保融資可得。歐洲投資銀行已經表示在2025年及以後,增加其用於氣候行動與環境永續的融資部位要達到營運的50%。

但光靠公共資金不太可能足以達到成功的能源轉型。歐盟和各成員國將和合作夥伴動員民間融資來彌補資金缺口。

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歐盟執委會於今年3月提案「氣候法」,將會把實現2050年碳中和的目標寫入法律。在2021年6月前,執委會將審查所有與氣候相關的政策,有必要的話便進行更新。

歐盟執委會的綠色新政突顯了歐洲對能源轉型的企圖。政治的領導顯然受到歡迎,但這不表示水到渠成。

即使對能源轉型缺乏相當承諾的地區或國家,也看到了這種轉變。可以歸結為兩個重要因素:再生能源成本下降,以及消費者對新科技如電動車的需求。

在檢視整個歷史上的科技轉型時——不管是網際網路和數位科技的出現、汽車的廣泛使用、或是現代醫學的日益普及——消費者需求和成本下降始終都是關鍵的驅動力。能源轉型亦然,但潛在的重要政策支持所帶來的額外益處,將促使轉型能更快速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