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2022展望 - 中國市場


2022中國經濟是否將穩定成長?監管壓力是否會緩解?

中國自2020年疫情爆發後強勁復甦,2021年對中國而言是率先受到疫情影響也優先復甦,所謂「先進先出」效應的一年。然而,監管風暴、能源危機與恆大造成的房地產產業波動,顯示市場仍有許多需要消化的問題,導致2021年債券和股票市場表現不同。

目前中國75%以上的人口已經接種兩劑疫苗,同時維持嚴格邊境管制,依然要求檢疫。由於Omicron新變種病毒帶來的不確定性,這些情形看來會持續到2022年。在多重因素考量下,2022年中國的重點議題包括是否會取消對新冠肺炎的零容忍政策、經濟成長放緩的情形是否出現緩解、監管壓力是否將減輕。

 

中國經濟展望

中國經濟從2021下半年開始放緩,這將延續到2022年,使中國GDP成長依舊緩慢,我們預測GDP成長4.7%,低於2021年預期的7.7%。雖然政府的新冠肺炎清零政策仍然有效,但限制封鎖措施將持續打擊經濟活動,特別是服務業,Omicron變種病毒的出現再次引發擔憂。在限電危機後,政府介入能源行業,但即便如此,煤炭庫存量在整個冬天仍相當吃緊,出口需求疲軟之際,製造商將面臨更高能源成本。

然而,最令人擔憂的是房地產產業。對負債累累開發商的信心危機,已導致新屋銷售不佳,使其失去重要融資來源、建築活動走弱、更多債務重組和銷售下滑,顯然中國政府對房地產產業造成的市場混亂容忍度更高,這與政府旨在實現「共同富裕」的監管改革一致。

但考慮房地產市場徹底崩潰可能對金融產業和整體經濟造成負面影響,政府可能會介入其中以穩定局面。即便如此,土地銷售疲軟、新房地產銷售和活動的低迷,意味著建築業在2022年將表現疲弱,而從歷史上來看,此產業規模約相當於中國GDP的五分之一。

好消息是,這一切不會讓投資人感到非常意外。近期將公佈的數據可能依舊低迷,但長期來看對中國經濟放緩的擔憂已成為共識,市場將持續關注是否有任何好轉的跡象,一項財政刺激計畫(或針對能源轉型的投資)都可能替投資人注射強心針。

我們也將留意主要經濟指標,例如: 2021年10月信貸刺激(新增貸款占GDP12個月的變化)持續下降,意味到2022年夏季經濟狀況都將維持成長疲軟,但速度雖緩慢仍有成長,不過成長率可能在2022年底前後觸底回升,使2022年下半年經濟動能有所改善。

【圖:中國總經展望可望轉佳】

TW-20211228_1.png

資料來源: Refinitiv Datastream, Schroders Economics Group. As at October 2021.

投資人應該更關注政府將如何實施改革,任何對科技、教育等產業放寬的政策,都可能支持這些產業,改革和刺激措施等有助於家庭可支配收入,都具有提振消費的效果,因為目前為止,消費在經濟復甦中仍屬於落後。

 

中國股票展望

考量中國的清零政策不太可能在2022年重新開放邊境,因此,隨著防疫措施的放鬆和接種率提高下,可望由內需帶領消費復甦。由於全球工業生產逐步正常化,預期生產物價指數或價格通膨可能在2022年見頂,2022年預期在任何主要經濟體都不會出現嚴重封鎖下,整體供應鏈也將得到改善。

更重要的是,具品牌優勢的消費企業可望能將較高的投入成本轉嫁給終端消費者,因此,2022年可能成為高品質消費類股的投資機會。儘管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可能很快見頂,但不太可能回落到先前的低點。受人口高齡化、去碳化及全球不斷延長的量化寬鬆等長期因素驅動,中國正步入結構性通膨時期。

我們預期新基礎建設和綠色相關投資將成為關鍵成長領域,也符合中國未來政策方向。傳統基礎建設的投資可能在2022年財政政策支持下小幅增加,但預計不會大幅成長,因為地方政府也將跟隨中國的減債目標。而另一方面,考慮房地產市場正進行去槓桿化,房地產投資可能會持續放緩。

儘管供應面瓶頸可能在2022年得到解決,但隨著海外封鎖,出口可能在2022年放緩,這加強了雙循環的重要性-著重更長期的出口成長,同時促進國內消費、在地化研發和促進進口替代,因此,國內消費很可能成為2022年以後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

中國當前的政策方向明確,縮減債務和縮小收入差距為首要任務,雖然必要時可以微調政策但方向不會改變,因為驅動經濟長期成長動力來源的轉變為國內消費,和消除風險仍是政策制定者關注的焦點。

儘管自拜登當選總統以來,中美關係並沒有明顯改善,但也沒有嚴重惡化,令人慶幸的是,這些國家願意恢復對話,美國可能會降低之前對中國徵收的關稅,以降低美國國內的通膨壓力。不過我們認為,美中關係仍相對緊張,即使削減貿易關稅,也不一定能保證市場將上調股市本益比。

面對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加劇,中國將繼續推動雙循環。2021年中國股市修正,導致許多熱門股票價值面自高點拉回,為許多產業帶來機會,雖然不同產業間存在一些差異,我們相信整體市場基本面仍佳,預期在2022這個具挑戰性的總經環境中提供更多下檔防禦。

 

中國債券展望

儘管我們可能不會在2022年看到2021年那樣相對強勁的表現再次發生,但仍非常看好中國境內債券。

【圖:2021以來,全球主權債券指數報酬 – 無避險美元計價】

TW-20211228_2.png

資料來源: Schroders, Bloomberg, based on returns of the JP Morgan GBI indices for US, Germany, UK, Japan, GBI-EM China, and 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as at 30 November 2021.

投資中國債券的理由仍非常充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重心從著重成長數字轉向著重質量,中國2022年經濟成長率已從過去10年的高點放緩至預期5%,雖然這可能提供一個更長期和穩定的經濟環境,總體成長率放緩對債券來說是利多的,因為利率可能保持在低點。

信貸脈衝的減弱也導致貨幣政策維持寬鬆。在全球央行紛紛結束量化寬鬆計畫或開始升息之際,中國脫穎而出,成為少數仍實施寬鬆貨幣政策的央行,意味著中國債券的下檔空間可能有限,提供具吸引力的中期風險報酬。

其次,共同富裕、監管改革和去槓桿化等新主題都支持債券投資。隨著中國整體變得更加富裕,它現在注重於社會和財富平等。監管機關正在解決如房屋市場等領域不當的行為,並致力於長期改革教育、醫療保健和網路遊戲等領域。中國從疫情中“先進先出”的經濟復甦情況為其提供一個實施改革的機會。

2022年10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也是推動改革的動力。我們預期可能需要先經歷一些短期痛苦,才能得到改革的長期效益,正如現今的房地產市場。這些情形都是有利債券,投資人可能會保持謹慎,增持中國債券作為防禦性資產,降低成長預期和波動。

從長期來看,中國人口結構即將見頂,總人口高齡化,這對債券影響也是正面的。由於一胎化政策的實施,中國的總人口和青壯年人口可能已經達到顛峰。與此同時,人口也迅速老化,不斷增加對固定收益產品的需求。

新宣佈的三孩生育政策很難改變現今趨勢,因為中國的年輕人像其他亞洲和歐洲國家一樣,隨著經濟能力的提高,猶豫要不要生孩子,人口老化和下降的趨勢對經濟成長不利,但對債券有利。

最後,中國債券作為一種成熟的資產類別,投資人開始將其視為一種新興的避險資產。2020年3月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和2021年第一季全球債券暴跌期間的出色表現,都證明了中國債券的防禦性,具有吸引力的價值面、經濟環境支撐、分散貨幣政策風險、成長性、持續被納入指數、低波動率及多樣化等好處,都是我們繼續看好中國債券的原因。此外,隨著中國繼續推動人民幣成為國際準備貨幣,中國政府債券將在人民幣資產組合中發揮關鍵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