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COP26之後樂觀的兩個原因


在全球領袖簽署格拉斯哥氣候協定(Glasgow Climate Pact)之後,各界反應不一,但其中的共同點,相當值得我們關注。

這次大會的焦點在減少碳排放,此外,還有另外兩個主題:自然資本和碳交易市場,而這兩個主題,我覺得可以樂觀看待。

自然資本作為因應氣候變化的工具

自然資本成為可投資資產,是因應氣候變化的強大工具之一。

這個概念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在 1973 年的能源危機中,經濟學家恩斯特·弗里德里希·舒馬赫(Ernest Friedrich Schumacher) 首次提到「自然資本」這個概念,表示需要將大自然資源視為不可再生的資本,而不是可支配所得。直到今天,在能源缺乏和氣候惡化的情況下,自然資本對抗全球暖化的潛力才得到更廣泛的了解。

大多數注意力都集中在世界如何減少重工業、農業或使用暖氣的碳排放上,大自然可以發揮的作用很少被重視。英國知名的自然歷史學家David Attenborough在召開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之前、便提出了他的觀點:「大自然擁有非凡的力量可幫助排除二氧化碳;提供清潔的空氣和水,能抵禦洪水和極端天氣,並提供我們生存的食物。」

資產管理公司可以成為改變的催化劑

然而,只有認知到大自然的真正價值,才能利用大自然的原始潛力,資產管理公司可望成為變革的催化劑。

英國威爾士親王(即查爾斯王子)發起的自然資本投資聯盟是其中重要的一步。該聯盟的 15 名成員都已經、或即將擁有投資於自然資本的投資工具。
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迄今為止,慈善事業一直是推動力:捐款用於保護南美雨林或亞洲海洋保護區的非政府組織等。但他們的影響力是有限的。想像一下,如果這項計畫不僅能吸引慷慨的捐助者,還能吸引投資人,還可以做到什麼?如果資產管理公司能將其管理100 兆美元以上的資產中的一小部分流入自然資本市場,就能對大自然做出強而有力的貢獻。

要使其發揮作用,投資人也需要可行且持續性的報酬。在這方面,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發展:企業和政府愈來愈頻繁地發行碳中和債券。光是今年,交易量就達 10 億美元。

全球統一規範的必要性

此外,我們還仍需要做更多的努力、讓市場達成一致性的價值觀和標準。聯合國氣候行動暨金融特使、也就是英格蘭銀行總裁馬克·卡尼 (Mark Carney)為此項目標的領導人,他率領的碳交易組織系統已開始為市場建立規範。而倫敦在全球市場有領先地位,可望推動碳交易市場的蓬勃發展。

這樣的市場也有助於為自然資本定價,達到生物多樣性的目標。生物多樣性不僅能排除更多的碳、使當地環境受益,其發行的相關債券也能獲得更高的債券信評。當市場對於優質的碳中和債券需求增加,潛在的報酬會變得更加清晰。但首要的是,要對投資人負責,還有是退休金投資上的運用,要力求有一定的成果,不僅是為了社會,也是為了他們的未來。

此外,若投資人能找出具有生物多樣性的地區,也能掌握投資機會。例如,某些特定的植物群或地貌、還有是被認定為需要恢復或保護的環境,或者透過整合成為野生動物的棲息活動地區,都有可能成為具投資潛力的生物多樣性地區。在施羅德,我們則與牛津大學的附屬機構Natural Capital Research合作,因此擁有了尋找自然資本投資機會的能力。

如果自然資本市場能夠達到一定的規模,預期會吸引更多的投資人,而資產管理公司的支持是關鍵。正如森林砍伐的協議一樣,重視永續的金融機構已承諾從他們投資和放貸的企業中,排除破壞林業的公司。

但要強調的是,這些行動是無法單獨解決氣候危機的,對自然資本和碳中和債券的投資,也尚未能完全彌補碳排放量。然而,這些舉措仍大有可能幫助達成《巴黎氣候協定》及格拉斯哥氣候協定(Glasgow Climate Pact)的目標。

一場寧靜革命正在進行中

投資市場在自然保護方面的態度已產生轉變,我深受鼓舞。資本主義常常成為氣候議題下、所被批評的對象,因為企業應該協助將溫度控制在攝氏1.5度的目標(和工業化前相比的水準)。企業的目光,不應該只是眼前的獲利而已。
一場環境的革命正在悄然進行,我相信這會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