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新冠疫情會帶給世界經濟什麼烙印?


隨著解封,預期全球經濟成長將在今年會大幅成長。這樣的結果會非常受到歡迎、且受投資人期待,但目前不應該只著眼反彈,而要考慮塵埃落定後即將發生的事。

例如: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活動的長期影響是什麼?是否會對經濟留下永久烙印,進而影響未來幾年的成長率?或是疫情的影響會很快可以擺脫,帶來更快、更永續的成長率嗎?

三個關鍵挑戰

在評估復甦的速度與範圍時,我們聚焦於三個關鍵點:

關鍵一 - 外部衝擊

通常來說,由外在因素衝擊引起的經濟衰退,與內部衍生的經濟衰退有所差別,前者的復甦速度通常比後者快。目前的衰退很大程度是因為新冠疫情導致的外在因素衝擊所致,情況與戰爭導致日常經濟活動被迫中斷類似。在戰爭的威脅下,人們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更迫切的生存問題上。一旦戰事結束,經濟便將隨著威脅解除而迅速恢復正常。

相比之下,2008-09年的上一次衰退,即全球金融危機,則是發生於內部,因為它起源於金融體系,是銀行領域過度槓桿化的結果。從這種衰退中復甦時間較長,因為經濟體系在恢復成長前必須先自我修復。修復的過程必須先降低資產負債水準,私人消費被去槓桿化限制,政府也選擇透過一系列樽節計畫以修復財政狀況。

結果就是緩慢與脆弱的復甦,美國與歐元區的經濟活動直到2011年才回到2007年第四季的衰退前水準,英國則是2012年。在歐元區,義大利的經濟活動則還未回到金融危機前水準。

從這個角度來看,與十年前相比,新冠疫情後的復甦情形較佳。根據我們目前的預測,我們認為美國的經濟活動會在今年第二季回到疫情前水準,英國則落在明年第四季;持續的時間分別為一年與兩年。經濟衰退的時間愈短,意味著勞工失去技能與永久失業的長遠影響(經濟學家稱為「遲滯現象」(hysteresis))愈少。

關鍵二 - 債務與赤字

然而,疫情已經造成世界經濟嚴重失衡。對政府借貸的影響巨大與之前的全球金融危機類似。國際貨幣基金的數據顯示,已開發經濟體(G20)的公共債務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高水準。

以美國來說,聯準會的數據顯示政府赤字超過GDP的15%,債務總額超過GDP的120%。政府已經從金融危機後的復甦中學到教訓,並且不打算緊縮財政。的確,美國新任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談到財政政策大舉(go big)進行的必要,以避免金融危機時期重演。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也一直呼籲維持財政措施的必要性。

我們認為這是合理的,但為了維持發展,就必須伴隨著長期的低利率環境。

對私部門而言,鑑於疫情期間儲蓄大幅增加,家庭總體上不會受到壓力。資產負債比處於正常範圍,未來也不太會再緊縮。不過仍有例外,新冠疫情對低收入族群造成的影響十分顯著。在疫情期間,美國低薪勞工的就業率下滑了20%。

關鍵三 – 企業端

企業端引起更多關注,而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更談到了「無聲的金融危機」(quiet financial crisis),即借款方需要面對不良貸款(NPLs)的問題。

世界各地的金融機構在疫情期間已經允許現有貸款的還款寬限期,同時各國政府也推出特殊的貸款措施,以幫助受危機影響最大的人。目的是讓這些公司和家庭度過危機最糟糕的時刻,一旦經濟好轉他們就可以恢復正常還款。然而,這會留下不良貸款的問題。

雖然這是一個問題,但因為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推出的法規,使得金融業現在的資本狀況較好而有能力吸收損失。美國聖路易聯準會壓力指數追蹤一系列反映市場風險的金融變數,在去年三月疫情爆發到達高點後,指數已經回落到疫情前水準。同時,銀行借款狀況也回到疫情前水準(圖1)。

圖1:財務壓力減輕,避免另一場流動性緊縮

TW-20210426-insight-chart-1.jpg

資料來源:路孚特、施羅德投資集團整理,2021年3月23日。

再者,利率下降有助於企業將負債保持在較低水位,而企業目前的正向發展,並非因為來自刪減固定投資;相反地,很大程度歸功於經濟活動的復甦,它提高了企業現金流與利潤。

這與2008年的狀況天差地別,在全球金融危機中,資本支出急劇下滑是導致2008年與2009年衰退的主因。而這一次,企業投資的確在衰退初期減弱,但現在正在增強,資料顯示在未來幾個月還會持續。

再細看企業部門,疫情期間科技硬體與軟體的支出增加,並抵銷了其他領域的疲軟。企業在疫情期間提高數位效率,對線上採購的需求也激增(圖2),例如筆記型電腦和耳機的強勁銷售,企業就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圖2:新冠疫情加速了線上採購的趨勢

TW-20210426-insight-chart-2.jpg

資料來源:路孚特、施羅德投資集團經濟團隊,2021年2月25日。

還可以注意到的是,資本支出改善,暗示了對經濟供應端的損害是有限的。根據歐洲央行分析,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資本存量(capital stock)的損失是拖累經濟成長的主因。目前資本支出回升,顯示勞工不會缺少設備,因此他們的產能也會受到較小影響。

目前為止我們的分析指出,由於世界經濟反彈相當快,不存在重大失衡,加上投資恢復,回到正常成長率的道路充滿希望。政府債務增加可能帶來挑戰。投資人也該更加謹慎,防範萬一決策者決定要像金融危機後走向樽節道路且限制經濟。

疫情會帶給世界什麼傷疤?

至於疫情會帶來甚麼傷疤效應?大部份經濟學家均估計,企業倒閉和部份勞工長期失業,將導致長期成長趨勢放緩。例如,英國央行預期,到2023年底,英國的供應產能將比沒有新冠疫情時低1.75%。

此外,經濟體面臨更大的結構性變化,還有生產力的資源重組。雖然在生產力方面需要經歷痛苦的資源重組,但有助提升企業的效率,而新科技的幫助亦不斷增強。零售業就是一個例子,資本支出的變化說明了企業已經計畫去適應一個更數位化與更遠端的新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