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信念值多少?

《施羅德 x 換日線》

撰文:蘇菲亞

永續投資的觀念日益普及,愈來愈多人在投資時會選擇避開對環境、社會不友善的企業。但任何事情都有一個價格,我們的信念到底值多少錢?施羅德投資集團針對全球32國、23,000名投資人進行調查,給了答案。

近8成投資人不願意為報酬犧牲信念

施羅德《2020年全球投資人大調查》發現,投資人對信念的堅持較過去更為堅實了。77%的民眾在個人信念與投資標的出現衝突時,即使報酬率較其他投資標的來得高,也不願意投資。50歲以上的群體中,堅守信念的比例更高達82%。

那些願意為了報酬率暫時放下信念的受訪者進一步表示,報酬率至少要達到20%才夠有吸引力。而20%這個數字幾乎是未來5年平均預期報酬率的2倍。換言之,要讓投資人違心投資的門檻高得嚇人。

雖然目前看來,50歲以下的年輕人較重視報酬率,但施羅德投資集團投資顧問總監帕德莫(Stuart Podmore)認為,那是因為年輕人正面臨房貸、生兒育女等生活壓力,因此較為務實,隨著年齡增長,財務穩定之後,就會有所改變。

值得慶幸的是,未來投資人可望不再需要陷入良心與賺錢之間的掙扎。現在已經有42%的投資人選擇永續投資,是因為相信永續的概念會帶來高報酬。企業領導人也意識到了永續的力量,並努力放大這股力量。

執行長動起來,在永續中找商機

2010年,只有13%的執行長在「投資氣候變遷相關的行動企劃可以為您的企業創造顯著的新產品與服務商機」這個項目中,選擇「非常同意」。今年這個比例已經提高到25%。

哈佛商學院教授漢德森(Rebecca Henderson)分析,過去這一年來,疫情與種族議題都加快了許多企業推動永續發展的腳步。「五年前討論的是如何說服執行長開始關注永續議題,並把永續視為公司要務。現在我遇到的人都知道自己必須這麼做,」漢德森說。

不少老字號企業都已經做出改變。比利時160歲的化工企業索爾威集團(Solvay)誓言要在2030年以前減少使用煤炭,並減少25%的淨水用量。德商SAP的執行長薪水和能不能達成綠色目標掛勾。SAP執行長克萊茵(Christian Klein)觀察,以前比較難說服股東,永續可以帶來獲利,但現在這兩件事情已經沒有衝突了。「商業界已經認知到未來的客戶不只在乎價格,也會在乎哪些企業正領導環境與社會議題,」克萊茵直言。

投資人永續觀念更全面,企業「漂綠」難度提升

然而,現在仍不乏打著永續名號卻不肯腳踏實地做事,一心想「漂綠」(greenwash)的企業。

施羅德投資集團對650個機構投資人所做的調查顯示,約60%的機構投資人認為企業漂綠是他們在進行永續投資時最大的障礙。施羅德投資集團企業參與主管歐雯(Elly Irvine)認為,這意味著積極所有權(active ownership)較過去更為重要。「投資人有義務要求企業負責任,也掌握了推動正向變革的機會。」

投資人已經做出改變。施羅德《2020年全球投資人大調查》還有一項發現是投資人的永續觀念變得較過去更為全面。7成的投資人認為企業對社群與社會造成的影響是永續議題中最重要的一環,勝過環境與職場環境。帕德莫對此感到樂觀。「我的解讀是,投資人認知到永續不只關乎氣候變遷或電動車,而是要從各個面向來看一間企業的行為,並了解企業長期而言如何做生意,」帕德莫說。

當投資人更全面地談永續,企業就更難只靠單一面向的努力來漂綠。例如,沙烏地阿拉伯的電力公司(Saudi Electricity Company)想透過發行綠色債券募集13億歐元的資金來投資智慧電網,立即受到抨擊。投資組合經理人鮑維(Chris Bowie)直言,這是在「骯髒」產業中打滾的企業要求投資人金援他們「乾淨的那一塊」。因此,鮑維選擇不投資這類的企業。

如果可以,沒有人想當違心之人。但投資、經商就是個談錢的場域。唯有當所有人的理念一致,才有機會讓信念與金錢不再有所衝突。投資人和企業動起來了,或許有一天,我們真的不需要再自問,「我的信念值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