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人的金錢觀:月初月底 兩個世界

《施羅德 x 換日線》

作者:約克 YORK/南得美麗

在路上簡單看一下巴西人們在幹嘛,我就能判斷出當日是月初、月中、月底,你能猜想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以下的社會觀察,保證適用於大部分的巴西人:他們大都沒有儲蓄習慣,有錢就花,花不夠就分期,形成了很鮮明的月初、月中、月底至少三種消費模式與樣貌。

根據 CEIC 統計的巴西歷年儲蓄率(1991-2020),也能看出巴西人重視「當下享樂」遠勝「未雨綢繆」的金錢觀:30 年來,巴西民眾的儲蓄率平均為 17%上下,遠低於台灣的 37%、日本的 27%,約與同樣「樂天」的美國消費者(16.8%)相當。

月初領錢吃大餐

巴西的公司大都在每月 1 日發薪,發薪後的幾天,銀行跟提款機一定會出現大排長龍的景象。

儘管信用卡消費頗盛行且正蓬勃發展中,但仍有不少人習慣要現金在手,也有人是需要領錢再拿去繳水電費、繳卡費等等。(根據巴西信用卡和服務企業協會 Abecs 統計,巴西目前以信用卡或debit card進行的消費總額,約佔整體消費的 29.7%,10 年前僅不到 10%)

但無論是刷卡或付現,領到薪水後,一定會去花錢。

發薪後的週末,高檔餐廳都是座無虛席的、路邊酒吧也一定熱鬧不已。百貨公司到處都有人手提多個紙袋,購物戰果豐盛。

本月初我剛好到價位中上、專職鮮蝦料理的餐廳用餐,就遇上滿滿的人潮,儘管是個下雨天,仍澆不熄大家剛拿到錢想吃好料的興致。

但同一時間我望向隔壁的精緻漢堡店則空無一人,明明評價不差卻在週末晚上沒生意,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漢堡是月中才吃的東西。

月中還能吃漢堡喝點酒

月中的時候,酒吧仍是能看到人,但不再那麼嘈雜喧鬧了,晚間經過時會明顯察覺到喝酒群眾比起上一週冷靜理性多了。畢竟手頭開始有一點緊,喝酒不再是無上限。

在這裡補充一下,喝酒這件事在巴西是娛樂休閒很基本的一環。

約餐廳吃飯顯得過於正式、約喝下午茶咖啡則太過假掰,巴西人更習慣直接約酒吧相見,幾杯啤酒下肚後,氣氛自然就熱絡起來了。

週間下班後與主管同事們去 Happy Hour,週末與朋友或情人去喝酒閒聊,對許多人而言一週去酒吧兩三天是很正常的。

而且這還不算入那些去酒吧看足球賽的日子。自己挺的球隊有比賽時,有不少球迷都堅持要到酒吧跟其他同隊球迷一起觀賽,這樣才有一起激動吼叫、氣憤罵髒話、開心擊掌的機會,自己在家看比賽完全不夠味。

回到月中的巴西街景,除了酒吧相對安靜一點外,高級餐廳幾乎沒有人排隊,轉而變成平價餐廳的天下。這一週,漢堡店、披薩店、一般巴西料理餐廳的客人較多。

近年來,有不少大公司改為每月發兩次薪水,月初發一半、月中再發另一半。

我問巴西友人們為什麼要這樣?比較喜歡一次領全薪、還是分兩次領?

許多人都喜歡後者:「因為... 這樣才不會月初就一次花太多,花到月中以後就要吃土了。公司可以幫忙克制消費慾望,哈哈哈!」

月底回家啃吐司

月底的時候,非常明顯可以感受到商業區空無一人,幾乎沒有幾個人還有積蓄上餐廳吃飯、上百貨公司消費、上酒吧喝酒。

在超市,會看到不少家庭放進購物車裡的是吐司、泡麵、肉品類裡最便宜的雞肉或豬肉;不再買些非必要的甜點餅乾、氣泡飲料或是酒精飲料。

過去幾年我與巴西家人同住時,就切身體會過這種月底淒涼的感覺。

我的巴西爸爸是公家機關內的律師,收入不斐,名下有多處房地產,包含我們居住的兩層樓透天厝。但儘管是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也是會有月底錢花光的掙扎。

我漸漸發現在月底時,負責煮全家午晚餐的巴西媽媽會一切從簡,午餐會出現最簡單的肉醬義大利麵,晚上會問我要不要吃三明治或泡麵;這些都跟平時愛鑽研大菜的她很不一樣。

要知道,我的巴西媽媽可是會燉牛尾、烤雞肉派、做生魚沙拉等料理。常常一餐還會出現雙主食,有雞又有牛、有魚又有豬,飯跟麵也常同時存在,讓我十分驚豔,甚至搞不懂我這一餐到底該如何取捨。

說到月底買泡麵吐司,最初就是我陪她去超市採買時發現的。

我為自己選了一些零食飲料,以為巴西媽媽在挑肉挑菜,回頭才發現她只拿了泡麵跟吐司,看穿這件事後我忍不住開口:「媽,這一次我結帳吧,妳去拿點生菜好不好?我想吃生菜沙拉。」

聽到我這麼說,她才去挑了一些蔬果。而接下來那一週,她再也沒有上過超市,就用那些僅存的食材做點變化,努力撐到下個月初。

這樣我不能繳費欸

另外還有個故事,也清楚說明巴西人的生活到底多仰賴當月收入。

我有個台灣朋友到里約交換,居住於當地寄宿家庭,每月以台灣帶來信用卡跨海提款繳房租。

他的寄宿家庭房子很大,位在山坡上望海的高級社區,差一點就幾乎要像陽明山仰德大道上的豪宅那樣了。

在巴西交換幾個月後,那張信用卡不幸遭竊,因此在等信用卡重發的期間,不得不拖延到繳房租的時間。他的寄宿媽媽非常不能諒解,死逼硬逼,叫他去借錢也得繳房初出來。

我利用拜訪他家的時候,親自和那位媽媽溝通解釋狀況,表示不是不想繳房租,而是信用卡寄送需要時間,一寄到了就會馬上處理。

而她也跟我坦白她的難處:「沒有這份房租,我就不能繳我這個月的健保費欸,所以我一定要拿到這筆錢啊!不然妳先幫他墊好不好…」

聽到她這麼說的當下,我一方面是詫異、一方面則茅塞頓開,更理解巴西人的金錢管理了。

就算有這麼大的豪宅住,這位有錢人也是活在金錢的邊緣啊!

房租拿去繳健保,任何收入都有對應的支出安排,而有多的錢的時候呢?我相信她一定就拿去花掉了,沒有多存一毛錢。

人生苦短,享樂最重要

「有錢就花」的金錢觀,不分窮富,適用於各階層的人。

貧民窟居民恐怕無法上高級餐廳,但他們也有自己的消費管道,把錢都拿去喝酒紓壓就是很普遍的做法。(可參考此篇文章,解釋了貧民窟居民不同的人生觀:【住進巴西最大貧民窟】二:我們今年同樣 25 歲──在大社區,這是「活過來了」的年紀)

分期付款在巴西的盛行,讓許多中下階層的人也買得起現代奢侈品。在貧民窟社區裡看到大電視、哀鳳手機、摩托車、Xbox 或 PlayStation 等,都已經不再稀奇了。

就連小商品也能分期,如玩具、吹風機、鍋碗瓢盆等,要分到 10 期、20 期零利率都是有的。這也讓許多巴西人除了每月固定繳水電租金保費之餘,越來越多人有繳不完的卡貸,一筆沒繳完又再加上一筆。

說到底,巴西人為什麼不存錢呢?

我覺得有幾個因素,其一是他們的人生觀就是追求「快樂」,而非追求「成功」。

而快樂,最簡單的就是建築在金錢消費上,喝酒是快樂的、吃好料是快樂的、購物是快樂的。先想今天自己最想要做甚麼,就直接去實踐;明天與未來,就留給明天以後再去想吧!


關於作者:約克 YORK/南得美麗
Oi!我叫約克,現在二十歲多。自己走過一些路,擁抱過一些人,總是用心去生活。最得意的是曾經在南美洲旅居一陣子,與當地家庭同住,擁有一大票熱情無比的巴西親友團。
經營「約克在哪裡?Where is York?」臉書專頁,希望能把旅行的故事分享給更多人。想將生命活好,有很多夢想,時常被嘲笑但不害怕。相信只要勇敢,就能走得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