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する 分享

深度追蹤

我們都想錯了?通膨率不再是有意義的指標

全球陷入低通膨魔咒,各地經濟學者、央行和政府單位,都在苦惱著該如何解決這個難題,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過去我們深信不疑的經濟模型恐怕已失效了,原因何在?

2019年10月30日

天下雜誌撰文:吳凱琳

全球陷入低通膨魔咒,各地經濟學者、央行和政府單位,都在苦惱著該如何解決這個難題,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過去我們深信不疑的經濟模型恐怕已失效了,原因何在?

現在,全球經濟學家都在煩惱著,該如何解決「全球通貨減緩」的問題。今年3月,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對外表示,全球性低通膨「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難題」。

過去以為,失業率低代表經濟處於繁榮階段,薪資與物價會上漲,通貨膨脹率也會升高。但現在,這條定律似乎已經失效。

今年美國失業率降至3.5%,是1969年的新低,但通膨率僅有1.4%。在歐盟,長期通膨只略高於1%,低於歐洲央行開始進行量化寬鬆操作的2015年初。

根據統計,採取通貨膨脹目標制(央行根據通膨率變化進行操作,最終目的是穩定物價)的國家當中,有91%未達到預期的通膨目標。

另一方面,在歐洲和日本,名目利率已經接近於零,至於美國則是稍高一些。2012年初,多數聯準會官員預期美國的利率將會升到4%以上。但7年過去了,美國利率一直在1.75~2%之間擺盪,這還是七大工業國最高的。

隨著利率趨近於零,代表未來一旦經濟衰退,各國央行將沒有多餘空間進行操作,只能採取非常手段:量化寬鬆政策(在公開市場購買債券,增加貨幣流通量),但目前看來,這做法似乎也逐漸失去成效,通膨依舊疲弱不振。

低通膨的問題,有可能解決嗎?

科技發展使得通膨不再是可靠的經濟指標

科技進步導致通膨減緩,許多人認為,亞馬遜等電商正是導致低通膨的罪魁禍首。

根據哈佛商學院教授卡瓦洛(Alberto Cavallo)的研究顯示,亞馬遜的平均銷售價格比八大零售商低6%,比這些零售商的網站售價低5%。

不過,電商的崛起只是一部分的事實,更嚴重的問題在於,科技的進步翻轉了人類的消費行為,使得經濟指標的計算和推估愈來愈失準,例如官方的物價計算跟不上新產品上市和品質改善速度,無法正確反映經濟現況。

就以追蹤線上交易的資料庫Adobe Analytics來看,其中有44%的產品是一年內新上市的。史丹福大學教授格爾斯比(Austan Goolsbee)和克萊諾(Peter Klenow)透過這個資料庫建立「數位物價指數」,結果得出的數據比官方要低。例如,2014~2019年家具和寢具類價格下滑12%,但是官方公布的物價指數顯示只下滑2.1%。

再加上,現在愈來愈多新產品或服務是免費的,當人們愈依賴免費的產品或服務改善生活,通膨率便更加不適合作為衡量生活水準或購買力的指標。

總的來說,科技的進步讓經濟指標的推估失準,而且依照學者的研究結果來看,真實的通膨恐怕比官方公布的要低,央行和政府單位面臨的挑戰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困難。

除了科技進步之外,全球化因素更加深了問題的複雜度。

全球化讓所有國家都無法倖免

央行在解決低通膨問題時,還必須考量全球性的因素,例如新興市場對期貨商品的需求成長導致價格上漲,或是進口產品的全球供應鏈佈局會如何影響價格的波動等。

全球化意謂著,各國的經濟走向將趨於同步,也就更難「獨善其身」,安全避開全球性的趨勢變動。

另一方面,過去成功的操作工具也不再有效。就以匯率來說,以前我們認為調降匯率、阻止本國貨幣大幅升值可刺激出口,但現在愈來愈多的國際交易是以美元或歐元計價,所以匯率工具也逐漸失靈。

民粹主義讓經濟政策愈來愈政治化

最後,更讓各國央行頭痛的是,自己國家內部民粹主義的抬頭。不少國家的央行獨立性已開始受到挑戰。許多政治人物似乎將央行視為提款機,為了選票紛紛向央行喊話,不要再擔心通膨的問題,應該以刺激景氣為優先。

另一方面,美國不少政治人物主張,既然利率維持低點,政府就應該更大膽舉債、增加公共開支,刺激經濟成長,但這麼做勢必得付出代價。

當民選政治人物開始影響央行貨幣政策與政府單位的財政政策,要如何確保這些政策的有效性與公平性?


以上文章授權自天下雜誌網站,2019年10月13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