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股價飆漲58%,市值直逼鴻海 為什麼大家都要用Zoom?

天下雜誌撰文:黃亦筠

每次危機,都會有超新星企業因勢而起。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大流行,則造就了在美國上市未滿一年的Zoom。它憑什麼顛覆視訊會議這個巨星雲集、又高度成熟的產業?

2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正烈。一位住在香港的外資分析師告訴《天下》,公司下令不准越洋出差了,所有交流,與同事、客戶,甚至法說,全部視訊進行。

他只好乖乖的花時間熟悉一下,公司最新導入的視訊軟體——Zoom。「好像所有人都在用Zoom,」他說,包括剛舉辦一場大型線上法說論壇的另一家外資券商。以及他在香港國際學校上學的女兒。因應疫情,香港所有中小學停課到4月中,但所有學生在家視訊上課——用的也是Zoom。

回顧歷史,每次危機,都會有超新星企業因勢而起。而這次席捲全球的肺炎大流行,則造就了2019年才在那斯達克掛牌的視訊軟體服務公司Zoom Video Communication (簡稱: Zoom)。

受惠於新冠疫情,市值直逼鴻海

今年至今(3月10日),Zoom股價飆漲58%,市值一度超過300億美元,逼近鴻海市值。

理由很簡單,根據美商伯恩斯坦證券(Bernstein)2月底發布的研究報告,Zoom今年前兩個月就新增222萬個每月活躍用戶,比去年全年增加的199萬個用戶還多。

疫情帶動在家工作、遠端視訊開會,Zoom的營收與用戶人數同步激增,成為少數受惠於疫情的業者。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就曾在2月25日表示,有鑑於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大流行,企業員工可透過語音或視訊會議,不必親自出席。

緊接著3月初,蘋果執行長庫克就鼓勵員工在家工作。「3月9日至13日間,若你的工作內容允許,請儘管在家工作,」庫克在其備忘錄中,向蘋果全球不同辦公區的員工說。

3月4日,Zoom在公布上季財報(截至1月31日),營收較前年成長78%,達到1.8億美元,使去年度全年總營收躍增88%,達到6.2億美元。

伯恩斯坦引用Apptopia的數據,分析揭露Zoom的每月活躍用戶(MAU)有1192萬戶,從2019年底以來增加了21%,新用戶可能是免費使用Zoom的服務,但最終仍有可能轉換為使用高階服務的付費用戶。

「即使以正常付費用戶轉換率只有一半來看,付費用戶年成長率仍然高達74%,」伯恩斯坦分析師克雷恩和埃薩克斯指出。

因為,只要一國的確診病例暴增,Zoom當地的新用戶也就會跟著增加,譬如2月在中國及亞洲國家的需求就很明顯增加。

「使用量已大幅增加,但很多仍是免費用戶,目前還難以判斷這些人是否會轉成付費客戶,」Zoom財務長史黛博格坦言,但她也透露公司因應疫情增加的流量需求,也會進行額外投資,確保頻寬足夠。

其實遠端視訊技術根本不是新玩意。10多年前SARS肆虐期間,企業已大量導入遠端視訊會議系統。而且, 一般人也習慣用手機、電腦做一對一或多對多的簡單視訊通話,這間2011年在美國矽谷區聖荷西成立、2019年才在美國掛牌的公司,到底在紅什麼?

時間回到2019年Zoom在美國IPO那天,有人問了這間新創軟體企業創辦人、來自中國的袁征這個問題。他直言,市場上其他類同產品最大的問題,就在「沒人喜歡使用。」

他很有資格這樣說,因為企業最廣泛使用的視訊會議系統——思科的Webex,袁征正是主要開發工程師之一。創立Zoom之前,袁征擔任美國思科副總裁一職。

他坦承,「自己20年前為WebEx編寫的憋腳程式碼至今仍在使用。」

矽谷夢一波三折,申請美簽被拒絕8次

今年50歲的袁征,大學畢業於中國山東科技大學應用數學系。他曾聽過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一場演講,述說網際網路的前景。袁征十分嚮往,學理工的他決定到矽谷搭上這一波科技浪潮。

但這矽谷夢可說一波三折,袁征申請美簽被拒絕8次,直到1997年,27歲的他終於如願以償地飛到美國,進入視訊會議軟體公司Webex擔任工程師。

袁征負責建立早期WebEx線上會議系統。當時,他幾乎不會說英語。他曾坦言,「在最初幾年裡,我一直在忙著編寫代碼,」選擇不花時間去學英語,「我只是從同事那裡學來。」

14年間,袁征將Webex原本只有10人的工程師團隊,擴張到800人,並在2007年被思科以32億美元收購,袁征也因而進入思科擔任工程副總裁一職,領導Webex工程團隊。

但這似乎是新創公司併入大集團常面臨的困境。袁征很快地察覺,組織龐大的思科,產品種類多元,視訊會議軟體只不過是上百種產品中的一小塊。他協助開發視訊產品,客戶感到不滿意,產品要改、要進化,速度都不如他預期。

「每天起床都不快樂,我甚至不想去辦公室工作,」袁征說。

抓住行動視訊會議商機,使用上簡單直覺

在2011年,袁征自立門戶,創立了Zoom。當時市場上已經充斥著Google、Skype、GoToMeeting等視訊軟體。

「他打進了一個每個人都說已經成熟的市場,」思科前企業發展主管施恩曼(Dan Scheinman)曾對媒體說,他現在是Zoom董事會成員。

但當時智慧手機、平板電腦普及化,行動視訊會議的機會讓擁有即時協作技術專利的袁征,認為這是自己的好機會。

Zoom剛創立時,大多是來自Webex的老班底。2013年第一款產品開發出來時,還因為工程師之外的員工太少,袁征還身兼「客服」,自己發email詢問用戶取消服務的原因。

他將行動影音和傳統會議系統同步的工具整合,使用上簡單直覺,將「一鍵撥通」的概念用到視訊系統。等於原本使用者在行動裝置上使用Google Hangouts或Skype,或在PC上使用Webex,或在大型會議室用Polycom設備,Zoom的軟體系統可全部提供,且每月訂閱制適用於各種規模的企業。

這樣的彈性開始讓後進市場的Zoom,逐漸受到注目。

Zoom的第一個客戶是史丹福大學教育學院。當時史丹福正在替自家線上學習平台尋找一套方案,試用了Zoom覺得品質很好,在Zoom正式對外上路前就成為付費客戶。

Zoom產品推出5個月後企業用戶突破3500家,兩年後提高到6.5萬家,個人用戶超過4千萬人,包括叫車服務Uber、美國老牌金融集團Wells Fargo,都是Zoom的企業客戶。

40分鐘內免費方案,吸引中小企業客戶

一名趨勢科技前軟體工程師主管坦言,過去擁有上千名工程師、擁有多國辦公室的趨勢科技也是Webex大戶,後來轉用Zoom。他坦言,Zoom是從第一天就是雲端架構、以video為中心的平台,順暢的整合進語音,甚至在加入類Skype的短訊功能。

更重要的是,「一開始就有40分鐘以內免費的方案,對中小企業而言十分實惠,」他說。

「友商有思科的影子,可以理解,我們進步,別人也在進步,」思科大中華區資深副總暨思科台灣總經理陳志惟觀察,視訊會議軟體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接近面對面開會的效果」,過去大家用語音,現在加入視訊。

以思科的Webex來說,目前每月仍有大約2億名活躍使用者,龐大的根基自然是Zoom仍無法比的。

「思科是把聲音、影像整合到最佳化,有些友商只有軟體,沒有辦法做得很完整,」陳志惟強調,視訊軟體最重要的是可以把很多雜訊剃除,讓通話品質良好。

他認為,聲音加上影像的傳輸,要能不延遲,後台很多技術和系統連結,也是思科比較能完整提供的能力。

2月,袁征才對媒體表示,他理解,Zoom營收的成長確實是因為許多企業為了防疫,要求員工遠距工作。他因此順勢而為,放長線釣大魚,取消部分重度疫情國家,例如中國,40分鐘之後就要收費的使用規則。免費會議時間升級至無時間限制,會議參與人數也由原來最多50人,增至上限100人。包括思科,也同樣取消這樣的規則。

「全球白領超過10億人,我們目標是透過Zoom串起這10億個知識勞工,」他說,「從目前情況看,我認為我們才剛起步。」

去年這麼說的袁征,恐怕沒有想到來個這麼一場猛烈的全球性疫情,一下子大幅加速了他的夢想。

**以上個股僅為新聞事實舉例之用,非投資建議。

以上文章授權自天下雜誌網站,2020年3月11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