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豪宅、坐私機 超級排碳王比爾蓋茲如何達成淨零生活?

天下雜誌撰文:王茜穎

超級碳排王力推淨零碳排生活,他怎麼辦到的?不是世界富豪的我們,又能怎麼達成?

比爾蓋茲喜歡用浴缸來比喻氣候變遷。他在《時代》雜誌上寫道:「氣候好似一個緩慢注水的浴缸,然而即使我們將之降為涓滴細流,浴缸終究會滿,水濺一地,此即我們必須防止的災難。」

距離浴缸滿溢,災難遍地的日子,只剩30年。他預測,屆時氣候難民的規模將是當今敘利亞難民的10倍,因為赤道一帶將無法生存。夏日不能外出,無法耕種,野火和乾旱吞噬食物來源,奪去的人命將遠遠超過新冠病毒的最高峰。

阻止災難的唯一方法,就是關水。然而,全球的年碳排量高達510億噸,要怎麼在30年內全面歸零?蓋茲有很多話想說。事實上,他剛出了一本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倡議如何實現淨零。

豪宅、私機 蓋茲擁有罪惡的快感

但不是每個人都想聽他講。蓋茲坐擁足球場大的豪宅,私人專機(每小時耗油486加侖;他稱之為「罪惡的快感」),一月時還跟私募公司聯手以47億美元收購私人包機公司Signature Aviation,這位被學界認證的「超級碳排王」力推零碳,難免飽受批評,他也直言不諱,「我的碳排量的確高的離譜⋯⋯其實我還是坐私人專機去巴黎參加氣候會議的。」

BBC記者甚至尖銳地問他,才剛寫一本談避免氣候災難的書,就買一間飛機公司是否恰當?蓋茲回答:「我不認為取消所有飛行活動是合理的,這種強迫的手段無法帶領我們解決問題。」

禁止並不會讓需求消失,人們依舊需要旅行,曾經參與個人電腦和網路奇蹟的他相信創新才是答案,「哪種飛行燃料不會貴太多,又能零排放,生物燃料、電子燃料、或綠色氫氣都可能作為飛機動力。」

超級碳排王如何達成淨零?

去年起,蓋茲開始改用生質飛航燃料,「你知道嗎,我用的飛航燃料的價格是一般燃料的3倍,(為此)我每年要花超過700萬美元(近20億新台幣)。」他告訴BBC記者。他裝太陽能板發電,購買電力車——當然是一台要價近500萬台幣的保時捷Taycan Turbo。

「我將投資零碳科技視為另一種碳補償的方式,」蓋茲成立了「突破能源風險投資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募資超過10億美元(約281億台幣),投資清淨能源、低碳鋼鐵、水泥、素肉、除碳(carbon removal)等40多家企業;最近第二筆10億美元到位,將再投資40家零碳企業。

「投資企業當然不會降低我的碳足跡,然而一旦有任何企業成功了,他們消除的碳將遠高於我或我家人所製造出來的碳,」蓋茲說。

投資創新之外,2021年起他直接委託開發碳捕捉技術的瑞士公司Climeworks,將從空氣中捕捉到的二氧化碳打入地下岩層封存,以抵銷蓋茲全家的碳排放。「我每年花費約500萬美元(約1.4億台幣)來抵消我全家的碳足跡。碳足跡目前的標準計算方式是每噸400美元(約1.1萬台幣),但由於其計算方法仍在起步,我將全家的碳足跡乘以兩倍,以確保消除的碳足以抵銷我們所有的足跡,還有餘裕,」蓋茲解釋。

不是超級富豪 一般人要如何達成零碳?

可是,一般人沒有500萬台幣的保時捷電力車,更沒有百萬美元的預算做碳抵銷。我們如何達成淨零生活?

蓋茲說:「好消息是有些事人人都做的到⋯⋯作為一個公民、消費者、員工或雇主,你有能力促成改變。」

首先,用鈔票投票。

你的鈔票可以影響市場動向,告訴市場你需要零碳的替代品,而且願意付費。你可以選擇購買電力車、電熱泵、智慧型溫控器、節能電器、回收/節能建材、綠電(平均每千瓦1至2美分,一般美國家庭每月平均多付 9 至 18 美元)、吃素漢堡(只要每周吃一到兩次)。

當有夠多的人採取同樣的行動,企業就會有所動作,「根據我的經驗,因應速度相當快。他們會把更多資金和時間投入於製造低碳排的產品,便有助這類產品的價格下降,到頭來也有助低碳產品的普及。這會提升投資人的信心,更願意資助正在設法創新的公司,幫助我們實現零碳排。 」蓋茲在書中寫到。

第二,善用你的選票。

比爾蓋茲跟你我一樣,都只有一票。個人的消費行為縱然能影響市場動向,但不足以解決問題,因為我們大多數的碳排來自於維持日常生活運作的「更大的系統」。蓋茲舉例:「當有人早餐想吃烤土司,我們需要確保有一套系統,能在不增加溫室氣體的情況下,運送土司、烤土司機和所需電力。告訴人們別吃烤土司,並無法解決氣候問題。」而要建立起新的能源系統,亟需步伐一致的政治行動,「參與政治是所有人都能做,而且是避免氣候災難最重要的一步。」蓋茲呼籲大家寫信、打電話給民意代表,參與市民大會表達意見。老套,但是有用。

他還殷殷叮嚀說帖怎麼擬,「別只是說『請支持氣候變遷』,了解他們的立場,向他們提問,並清楚表明氣候議題將決定您票投誰家,要求提高清淨能源的研發經費,制定清淨能源標準或碳價等等。」

第三,職場也能做零碳。

「無論是身為員工或股東,你都可以要求公司盡其所能,」蓋茲說。大公司之間可以合作結盟,給更大的供應商施壓,推動供應鏈的去碳,小公司也無須妄自菲薄,可以扎根地方組織或商會,從在地發揮影響力。小至植樹,甚至制定企業內部的碳稅都不無小補。

要改變的地方太多,尤其是當蓋茲要求我們追根究底,將問題「無限上綱」,解決上層系統的問題,而非止步於換省電燈泡、換電力車等低垂的果實。「欲追求零碳,你必須無所不用其極!」蓋茲說。


以上文章授權自天下雜誌網站,2021年3月22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