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再起,新興市場還能投資嗎?

作者: 史薇

過去兩個月來,新冠疫情在新興市場再度延燒。印度單日確診病例一度超過40萬人,新興亞洲如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的確診數紛紛增加,巴西確診人數也一直處在高檔。開發中國家位於疫情的高峰、經濟成長停滯不前,政府還在掙扎著要複製成熟國家施打疫苗的成功經驗,現在問是不是可以投資新興市場似乎相當奇怪,但《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卻給出「是」的答案。

英國第二大的基金投資平台Interactive Investor對《金融時報》表示,以中國為主的投資信託和基金是今年以來最熱銷的產品,排名前40名基金當中,有三分之一就是相關基金,2020年同期卻是零。而晨星(Morningstar)的數據也顯示,截至3月底的過去9個月當中,投資人向新興市場股債市挹注了超過1000億美元,遠遠超過去年上半年因新冠疫情大流行而撤出的約440億美元。

即使再度受到疫情衝擊,新興市場卻仍值得關注,巴西就是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例子。

上市公司數創新高 獨角獸崛起

「超過40間企業表示計畫今年在巴西證券交易所上市,該交易所2020年已經完成28件IPO案,是2007年以來最高。」施羅德投資集團拉丁美洲股票主管Pablo Riveroll提到,有鑒於巴西受新冠疫情影響甚大,市場能有這樣的表現令人驚奇。

值得注意的是,計畫上市的公司類型凸顯了與整體經濟表現無關的主題,具破壞性的新公司透過再生能源、電子商務、金融科技定義新的企業議題,這些領域之中有些更受惠於疫情之下的消費者行為轉變。除此之外,散戶投資人的增加也助長了IPO的蓬勃。根據巴西證券交易所的調查,2020年1至10月,散戶投資人相較於2019年成長了88%,達到320萬人。

Pablo Riveroll分析,與歷史本益比落在10~12倍相比,新興市場接下來12個月的預估本益比為逾15倍,而目前巴西的本益比為10倍,相對便宜,相當具有吸引力。雖然最近的新冠浪潮影響了經濟復甦步伐,但感染率正在下降,疫苗的接種速度也將加快。「撇開新冠不談,或許一個新的結構性轉變正在巴西浮現。」

無獨有偶,印度雖陷入新冠風暴,卻也帶來數位服務需求暴增,進而大力催生了更多獨角獸新創公司崛起。《天下》雜誌引述《日經亞洲評論》指出,過去一年印度新增15家獨角獸,僅次於中國的16家;如果只計算2021年,印度有10家、中國僅2家,其中絕大多數為電商,另外還有金融科技,成長動能強勁。

事實上,投資新興市場除了常見的股債,還有另一個較少受到關注的主題:影響力投資。

新興市場另一亮點:影響力投資

影響力投資旨在產生社會利益,透過投資解決社會、環境問題的同時,也為股東帶來財務報酬。聯合國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提供了影響力投資人衡量這些目標實現的架構,包括貧窮、飢餓、教育、性別平權等。然而,影響力投資的規模還很小,根據全球影響力投資聯盟(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 GIIN)的估計,截至2019年的規模約是7150億美元,而且有約半數是投資在成熟國家,新興市場相當具有成長潛力。

施羅德投資集團新興市場永續研究主管Jonathan Fletcher觀察,新興市場企業整體而言處於影響力和ESG領域的初期,投資人因此有了長期參與的機會,向符合投資標準的的公司提供資金,讓其永續成長,並在未來產生更大的影響力。這些公司可能是透過日常業務為聯合國永續目標作出貢獻的公司,例如製藥或潔淨能源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更是放大了影響力投資對新興市場的必要性,「隨著疫情逐漸淡出,環境與社會的議題可能會獲得更大關注,而推動變革的力量就在投資人手中。」Jonathan Fletcher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