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選股又會賺錢,連巴菲特也讚賞的投資哲學

天下雜誌撰文:吳韻儀

不管有沒有讀過經濟學,或多或少都凱因斯這個人名。但到底什麼是「價值型投資」?這位現代總體經濟學之父有哪三個歷久不衰的投資心法,連股神巴菲特都讚賞?

不論你是否念過經濟學,應該都聽過凱因斯這個名字;不論你是否關心股票,可能都聽過「價值投資」這個詞。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凱因斯是一個世紀前的價值投資先驅,而且做得非常成功。

上個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教授經濟學與金融的凱因斯被召入政府,擔任英國戰時財務顧問。後來,他被譽為現代總體經濟學之父,也是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的催生者。

凱因斯不只是改變世界的經濟學家,更是有史以來最精明的選股投資人。他操盤母校國王學院的院務基金,在他管理期間,基金成長了12倍,但是同期間大盤的成長連一倍都沒有。

凱因斯的個人投資也同樣績效卓越。他過世時身價合計48萬英鎊,用當時的標準是超級富豪等級,相當於今天約3000萬美元,其中40萬英鎊是股票與證券。

英國《金融時報》在凱因斯過世後還特別寫到,「像他這樣真正會賺錢的經濟學家,的確不多。」

精通理論又擅長實務

凱因斯精通金融市場理論,也非常擅長實務,真是最稀有的物種。即使是當代的股神巴菲特都曾說,「凱因斯的投資績效與理論思想一樣卓越,」而且甚至數次坦承他的才識要歸功於這位英國經濟學家。因為,凱因斯不同於當時的投資法,就是今天所謂的價值投資。

幾乎是一個世紀前的凱因斯投資心法,為什麼讓巴菲特受益匪淺,還值得我們今天繼續學習、參考?因為凱因斯的投資原則戰勝了瘋狂與震盪。

別忘了,凱因斯安全度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1929年的大崩盤與大蕭條、第二次世界大戰,他面對的劇烈震盪、前景不明、消息滿天飛,絕對不亞於我們的金融危機、新冠疫情、網路讓資本輕浮瘋狂,而凱因斯不但在劇烈震盪中重振了英國的經濟,個人還累積了巨大的財富。

華許(Justyn Walsh)曾在歐洲、亞洲、中東與澳洲從事投資銀行業務與企業律師,現在是資產管理公司執行長,跟巴菲特一樣相信凱因斯的價值投資原則。

他梳理凱因斯的生平與文件遺產,從凱因斯的演講、給同事的信件與備忘錄,整理出《跟凱因斯學價值投資,成為散戶贏家》一書,完整呈現這位非常會選股賺錢的經濟學家投資哲學。

以下是凱因斯成功的3個投資心法:

一、謹慎選擇幾種便宜的投資標的,或幾種類型的投資標的。

投機者曉得一切事物的價錢,卻不明白真正的價值。所謂「便宜」,是指目前的價格相對明顯低於未來幾年的可能實際內在價值,或潛在內在價值,或相對比其他替代投資標的便宜。

投機看過去,價值看未來。

價值型投資者要做的是物超所值,尋找企業價值與企業的市場價格不相符的狀況,專注於兩個變數,就是價格與價值。凱因斯強調,重要的是公司的「最終獲利能力」。本益比、低淨值比、高股息等只能辨識股價可能被低估的股票,但最重要的還是預期獲利能力。

近期股價趨勢、特定產業是否熱門,都不在考量之列。投機者通常依賴過去的時間,把股價走勢與市場趨勢當作買賣依據,但價值投資只研究個股。

逆勢投資,想穩就得慢

二、以同甘共苦的心情,堅定不移地,且大量持有這些投資標的,直到這些投資標的已「履行其承諾」,或有明顯證據顯示當初的買進決策是錯誤的時候才放棄。

想穩就得慢,跑快會跌倒。掌控投機市場的不是預期,而是恐懼;不是對之後的遠見,而是對之前的記憶。凱因斯說自己的投資原則是與一般觀念唱反調,若有人同意他的投資計劃,這項投資必定變得代價過高,不再吸引人。

價值型投資幾乎就是逆勢投資。一支股票的價格受低估,代表股市並未了解、至少是低估了該證券的獲利能力。價值型投資者了解,假設其他因素相同,股價下跌時,只要企業的收益展望大致不變,他們就能以一定的金額得到更多利潤,因此不會因價格下跌而煩惱。

聰明的投資者知道,目前不熱門,不代表未來缺乏獲利能力。

凱因斯認為最適合他的座右銘是「靜下來」,把短期間的價格波動視為噪音,自律的投資者應該要有耐性。「買進並持有」的策略讓長期投資者得到較低交易成本的優勢,享有複利驚人的好處。

沒人能從平凡的投資組合賺錢

三,平衡的投資部位,儘管某些個別持有部位很大,還是要持有各種不同風險屬性的標的。

如果可能,應該持有風險屬性相反的投資標的,一旦發生整體市場起伏不定的狀況,這兩類投資標的可能反向波動。所有利潤,都來自大量投資少數幾檔令人開心得不得了的股票。沒有人能從平凡的投資組合賺到錢。

凱因斯在他稍後的投資生涯都維持極端集中化的股票投資組合,少數幾檔股票的價值佔他的整體持股價值的比重達到一半以上,因此獲得遠優於大盤的投資績效,儘管較不穩定。

他認為有耐性且資訊靈通的投資人,有能力選擇一小組「漲幅可能遠高於市場指標股指數」的超級寵兒股。

這些「尤物」,巴菲特稱之為「超級巨星」或「大滿貫全壘打」型股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遭到市場拋售,一旦這樣的時刻來臨,精明的投資人應該無所畏懼,將相對高比重的資金投入這些股票。

不過,凱因斯也承認集中投資原則的應用「不應矯枉過正」,為了維持平衡的投資部位,針對持股部位進行特定程度的分散投資是合理的。

乍看之下,凱因斯的投資原則只比常識複雜一點,完全不深奧。但是看看凱因斯與巴菲特的實際成果,讓人更相信價值投資簡單的力量。


以上文章授權自天下雜誌網站,2021年4月6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