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甦中的美國,是好是壞?

作者: 史薇

美國經濟到底有多熱?《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3月初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上修了美國2022年的經濟成長率,今年4~9月美國的經濟成長率料將超過中國。

再從消費者與企業的支出來看。《路透》(Reuters)報導,由於政府提供低收入戶更多救濟金,加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減少,一月份的美國消費者支出成長了2.4%,是7個月以來最高。而根據《彭博》(Bloomberg),美國經濟在疫情過後的反彈速度不僅取決於愈來愈有能力的消費者,企業支出也已經就緒。非住宅固定資本投資(如倉庫、配送設備、機械等) 在2020年上半年暴跌,但下半年企業支出開始飆升,大部分是設備投資。Google、百事可樂以及服飾零售商Urban Outfitters等都在營運方面做出投資。

「復甦比普遍預期地要快,看起來會進一步增強。」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在近日的記者會中表示,指出美國經濟已「顯著好轉」,同時稱許國會與央行對經濟提供「空前」奧援。對此,聯準會不僅將2021年的經濟預測從4.2%上調到6.5%,同時也認為就業市場的復甦前景充滿希望。

經濟成長看起來很美好,市場卻仍有不少擔憂,最常被提及的就是「通膨」。

通膨雖蠢蠢欲動 無須驚慌

由於油價上漲,2月份美國整體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較前個月增加了0.4%,也就是說通膨指數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7%,成長幅度大於上個月的1.4%。「由於商品價格上漲,我們預期整體通膨將在未來幾個月獲得動能。」施羅德投資經濟學家Irene Lauro預測,美國整體消費者物價指數今年第二季的年增率將達到3.5%。

Irene Lauro說,西德州中質原油(WTI)指數已經從疫情之前的水準上漲了23%,其他商品如銅與木材的價格也緩步走揚,短期內都對通膨構成了上漲的壓力。因此,對通膨提高的預期也造成債券殖利率上升,股市投資人擔憂消費者與企業增加借貸成本,進而給風險資產帶來壓力。

不可諱言,拜登政府1.9兆美元的援助計畫在刺激經濟的同時連帶造成通膨,但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的專欄表示,未來幾個月的確會看到「暫時性的」價格上漲,但不僅是因為經濟蓬勃,「還因為疫情的持續效應產生了一些不尋常的擾動,例如全球貨櫃短缺。」他建議要看看企業是否真的開始根據未來的高通膨預期設定價格和薪資?如果沒有,就不要恐慌,「不需要以短期的通膨數據做為迫在眉睫災難的證據。」

股市值得期待 但經濟過熱風險仍在

至於股票表現,雖會受到債券殖利率上揚影響,但Irene Lauro認為經濟改善造成企業盈餘增加才是股票報酬的關鍵,因為股價會被經濟以及企業表現的實質狀況推動。「封城以及2020年上半年經濟活動停滯使得企業盈餘惡化之後,企業的收益與盈餘開始在去年第三季恢復,進而推動美國市場的報酬。」她認為,在本益比遭到壓縮後,投資人今年可以期待企業EPS的成長。她進一步指出,殖利率上升可能會造成評價的下滑風險,但不至於大幅下調。

此外,因就業市場仍有閒置產能,所以聯準會還是會維持鴿派,「我們認為通膨不會長期持續至聯準會設定的2%目標以上,因此利率在未來兩年會維持不變。」Irene Lauro說。

值得注意的是,《經濟學人》提出了「經濟過熱」的擔憂:「美國正在進行三管齊下的經濟實驗,財政刺激力道史上最強、聯準會對通膨暫時性超標容忍度高、鉅額儲蓄(編按:政府的刺激方案導致去年美國人民累積了1.6兆美元的超額儲蓄)會繼續留在銀行還是被花掉,仍未可知,實驗結果難以預測。這是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實驗,對美國與世界而言,最大的風險是經濟過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