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脫掉斗笠、穿上西裝,新中國經濟大變身(上)

施羅德集團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克雷格‧伯罕(Craig Botham)經過深入分析,擊破外界「勞動人口減少將拖垮中國經濟」的迷思。他認為,中國勞動力人口確實在下滑,但會不會拖垮經濟成長得打上問號。

2016年4月25日

作者:蘇菲亞

你記得華明鎮嗎?

這是一座位處天津市中心約40分鐘的新興城市,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中嶄露頭角,以社會主義新農村、新興城鎮化樣板,在世界面前閃耀亮相。15年前,華明鎮還是一區貧窮的農村聚落,缺乏充分的工作機會,不得不面對年輕人口高度外移的問題。

楊寶玲最初是華明鎮胡張村莊的村委書記,原本是平凡的農村大嬸,如今變成資產管理公司的董事長,管理村里六千多畝土地。從農婦到董事長,她,正是這波中國村鎮大規模走向城鎮化的象徵。天津市政府透過政府力量推動市場化營運,讓小農地整合成大農場,提高生產效率;同時,也設立新工業區,促使年輕人能有務農以外的選擇,鼓勵在地就業。

這是天下雜誌在534期曾報導過的華明鎮。如今,華明鎮雖然仍持續發展,但如今也面臨到困境。中國的勞動人口(15歲到59歲)從2012年開始逐漸減少,人口紅利出現轉折點。更讓人擔憂的是,中國過去幾十年來的一胎化政策,正促使中國走上勞動力人口下降的衰退之路。

都市化是中國經濟驅動力

以國家發展的角度來看,日本在二十世紀末就經歷過一波勞動力人口下降,伴隨而來的正是經濟成長的減速。從正面角度看來,勞動人口減少可以抑制失業率上升;但反面看來,則會推高勞動力成本,拖累製造出口的競爭力。而製造出口,正是中國過去三十年以來的主要成長動能。

然而,施羅德集團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克雷格‧伯罕(Craig Botham)經過深入分析,擊破外界「勞動人口減少將拖垮中國經濟」的迷思。他認為,中國勞動力人口確實在下滑,但會不會拖垮經濟成長得打上問號。事實上,勞動人口成長從千禧年後,就不再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主要驅動力,都市化才是關鍵(見表一)。

表一:人口早已不是經濟成長的火車頭

資料來源:資本經濟公司,施羅德經濟研究團隊。2015/12/11

「農民轉工人」將是最大成長動能

對於中國政府而言,最好的做法,就是持續推動農村都市化,並且促使讓農民轉為工人,提昇農村人口的平均收入──例如,華明鎮的故事。根據統計,次級產業勞工平均產出比初級產業高出約9萬到14萬人民幣,換言之,每有一個農業人口轉投入工業,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就會增加9萬到14萬人民幣。中國目前初級產業人口約兩億人,還有很大的流動空間。假設兩億農民中有1%轉成工人,即超過一千億人民幣的GDP,這是個很驚人的數字。

農轉工,意味的是生產效率提昇,可以用更少的人力達成相同質量的產出。對於中國而言,農業技術與工業技術的改進,促使勞動人口從初級產業轉向次級產業,是個真正長期且穩定的趨勢。

當然,都市化程度不可能到100%,但以美國(人口規模大)和韓國(都市化較晚)的經驗看來,中國都市化程度約莫可以達到80%。依據中國政府的計畫目標,每年都市化程度將增加0.9%。根據這個趨勢,中國短期內的經濟成長率仍能維持5%~6%,即使到了2030年也有3.4%的水準。

中國的人力需求從重「量」轉成重「質」,這就是新中國的轉型之路。對於這個超級強權而言,仍有無窮成長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