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脫掉斗笠、穿上西裝,新中國經濟大變身(下)

中國的消費佔GDP的比例從1985年的51%一路下降到2013年的34%,可以看出中國GDP快速成長,但中國人民還沒開始享受美好的經濟成長果實。相對於日本的61%與美國的68%,即使中國GDP不再成長,消費都還有一倍的成長空間。如此看來,消費將取代投資,而催生出一個以消費驅動的「新中國」,才是中國政府真正的目標。

2016年4月26日

作者:蘇菲亞

華明鎮,其實正是所有中國由農轉工的新城市的縮影。空曠的農村湧入了小型工廠,小型工廠吸引了當地農民就業,一瞬間突然大家都變有錢了;而這樣突如其來的富裕,也帶動了人民對於物質的需求。

華明鎮的共產黨員鮑吉臣與妻子退休之後,從老舊的農舍搬到一整個區域都是十層樓高的住宅社區中,生活模式開始有了天翻地覆的大變化。過去農舍遇雨容易潮濕,未鋪柏油的道路時常泥濘,夏熱冬寒,農民的生活隨著四時晴雨而定;公寓大樓不受氣候影響,住宅區內有醫院、有店家、有各種公共設備,老夫妻晚年終於得享清福。

新生活模式,意味的是新商機。挾持國際品牌優勢的簇新商城於鄰近鄉村的三線、四線城市落成,促成商業的群聚效應。一時之間,大家突然都開始逛百貨公司買衣服、上館子吃飯、進電影院看電影,生活上了檔次。百貨公司需要櫃姐、餐廳需要廚師、電影院需要售票員,所有實體商店、實體消費都需要大量人力才能得以維持。過去的農村年輕人,可能得離家2000公里才能找到一份工作,但現在,鄰近鄉村的新城市就能讓他們得到光鮮亮麗、衣著體面的服務業工作。

對中國而言,真正的驅動力還不只是農民轉工人,從農業跟工業再轉向服務業;薪資收入與消費支出不斷互相拉抬,支撐起更高檔次的物質生活,這才是中國最驚人的長期成長優勢。

投資服務業,是邁向新中國的關鍵

 

服務業是一塊潛力無窮的市場,中國挾持全世界五分之一的廣大人口,顯然有極為可觀的發展空間。服務業和消費緊密連結,也重新定義了「都市化」這個議題。從統計數據看來,都市人口的收入約是鄉村人口的2倍,支出則高出2到3倍,以目前的薪資水平估算,假設當今中國的都市化已經能達到80%的水準,光這點就足以讓消費大增GDP的3%。從英國資產管理公司施羅德的分析看來,中國都市化將穩定上升。加上中國儲蓄率偏高、有下降空間,隨著經濟成長,未來人民應該會將較高比率的收入轉往消費。

事實上,中國的消費力確實還沒真正發揮。

中國的消費佔GDP的比例從1985年的51[(一路下降到2013年的34) was not found],可以看出中國GDP快速成長,但中國人民還沒開始享受美好的經濟成長果實。相對於日本的61[(與美國的68) was not found],即使中國GDP不再成長,消費都還有一倍的成長空間。如此看來,消費將取代投資,而催生出一個以消費驅動的「新中國」,才是中國政府真正的目標。

家庭消費帶動新中國

我們該真正理解的結論是,「新中國」是一個勢必成真的未來──除非,中國人不消費。

從施羅德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克雷格‧伯罕(Craig Botham)更可以看出,中國GDP預估仍持續成長,其中人口成長的動能雖然消失,但城市化與收入成長仍支撐著GDP成長。特別是收入成長更是最主要動能。與收入成長對應的是家庭消費,隨著中國產業從農業到工業到服務業持續轉型升級,人們的生活品質也會隨之提昇。

麥肯錫的研究結果也呼應了這個觀點(註)。麥肯錫認為,如果把中國每戶消費依照「必須品」(食物)、「半必需品」(衣著、醫療、家庭用品)與「自由裁量品」(個人用品、娛樂、教育、文化、交通、通訊)切分,必需品的佔比會越來越低、自由裁量品的佔比會越來越高,從2005年的44:30:25,到2030年的18:37:44。考慮到中國的GDP持續成長,各項目到2030年的年複合成長率(CAGR)分別為:必需品5.3%、半必需品6.5%、自由裁量品7.6%。而自由裁量品,正是中國未來消費成長的主要目標。

確實提升的消費力,成為中國內需的基石;而內需,正是一個國家基本經濟實力的具體依據。中國的內需成長是必然的結果,隨之帶來的是更強韌的經濟體質。從農轉工轉服務,消費力持續提升的「新中國」,勢必仍是影響全球經濟的最重要經濟體之一。中國人,還沒買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