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生活

撞見蛻變中的中南美洲

走過這趟中南美洲,我深刻感受到,沉寂已久的中南美洲再次產生動能,好似有些甚麼,就要從其中悄然誕生。

2016年11月24日

作者:李少威

前陣子去了趟中南美洲,從巴西、阿根廷、最後到古巴。同事戲稱我去了一趟壯遊,對我而言,這趟旅遊雖稱不上「壯遊」,但也算是某種形式的「撞遊」。我撞見了一種文化衝擊、撞見一個如小雞即將破蛋而出的新氣象。

 

第一站是巴西。今年巴西吸引世界眼光的重點,無非奧運以及女總統羅賽芙罷免案。這個美洲第二大、世界第六大的經濟體,擁有1.5億人口、1億勞動人口,內需相當強勁;然而這兩年卻受到GDP衰退、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政府預算赤字不斷擴大的衝擊,始終欲振乏力。當我到里約熱內盧時,卻看到奧運過後的巴西,日常的經濟交易熱鬧異常,顯示奧運雖然引發爭議,但也確實帶動巴西的經濟。更重要的是,就在這同一時間,全球原物料價格強勢反彈,更讓這個原物料豐盛的國家隨之水漲船高,似乎已經讓巴西見得一線生機。

 

第二站的阿根廷,在南美洲的經濟規模僅次於巴西,同時也是農業出口大國,外匯來源有一半來自農業。阿根廷近年來受到資金外流以及通膨的衝擊,貨幣狂跌,迫使政府不得不放寬貨幣管制,才使經濟稍微得到喘息空間。與巴西一樣,阿根廷的經濟正處於衰退格局;但由於阿根廷受到大豆、玉米等農產品影響相對更大,所以今年下半年原物料強勢上揚的趨勢對阿根廷的挹注更大。

 

最後一站,我到了古巴。古巴的鬧區,是由華麗的西班牙建築與歡快的中南美洲音樂融合而成。分明突兀的元素,在這裡卻翩然成立,隱喻了古巴的複雜歷史。古巴曾長期被西班牙殖民,人種以白人為主,識字率高達99%,人均GDP7000美金,人類發展指數位居世界67名,國內生產總值以服務業為主(服務業72.7%、工業23.5%、農業4%),是個擁有一定經濟實力國家。

 

美古關係解凍之後,古巴人在經濟上的潛能,恐怕也會跟著大幅解放。古巴過去大都跟中南美洲做生意,現在即將面對世界。如同中國帶動東亞,古巴搞不好會帶領中南美洲重啟成長。事實上,中南美洲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沉寂之後,隨著今年以來的石油價格止跌回穩、原物料價格反彈,也開始重新磨亮光芒。我在巴西、阿根廷同樣感受到了經濟復甦帶來的活力,但濃縮整個中南美洲成長氣息的,還是古巴。

 

走在古巴的市區街道,我不禁這麼想著:這大概就是投資客夢寐以求的新世界吧。德國明鏡週刊有一篇文章,以一位前東德人的視角,叩問了古巴與資本主義接下來的關係,而這樣的趨勢對我們來說又有甚麼機會蘊含在裡面?看著歐美旅客,甚至日韓旅客熙熙攘攘,我如此自問。中南美音樂的歡樂,與具有南歐建築的精緻,讓這個國家有種百廢待舉的,華麗的廢墟感。

 

走過這趟中南美洲,我深刻感受到,沉寂已久的中南美洲再次產生動能,好似有些甚麼,就要從其中悄然誕生。

前陣子去了趟中南美洲,從巴西、阿根廷、最後到古巴。同事戲稱我去了一趟壯遊,對我而言,這趟旅遊雖稱不上「壯遊」,但也算是某種形式的「撞遊」。我撞見了一種文化衝擊、撞見一個如小雞即將破蛋而出的新氣象。

 第一站是巴西。今年巴西吸引世界眼光的重點,無非奧運以及女總統羅賽芙罷免案。這個美洲第二大、世界第六大的經濟體,擁有1.5億人口、1億勞動人口,內需相當強勁;然而這兩年卻受到GDP衰退、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政府預算赤字不斷擴大的衝擊,始終欲振乏力。當我到里約熱內盧時,卻看到奧運過後的巴西,日常的經濟交易熱鬧異常,顯示奧運雖然引發爭議,但也確實帶動巴西的經濟。更重要的是,就在這同一時間,全球原物料價格強勢反彈,更讓這個原物料豐盛的國家隨之水漲船高,似乎已經讓巴西見得一線生機。

 第二站的阿根廷,在南美洲的經濟規模僅次於巴西,同時也是農業出口大國,外匯來源有一半來自農業。阿根廷近年來受到資金外流以及通膨的衝擊,貨幣狂跌,迫使政府不得不放寬貨幣管制,才使經濟稍微得到喘息空間。與巴西一樣,阿根廷的經濟正處於衰退格局;但由於阿根廷受到大豆、玉米等農產品影響相對更大,所以今年下半年原物料強勢上揚的趨勢對阿根廷的挹注更大。

 最後一站,我到了古巴。古巴的鬧區,是由華麗的西班牙建築與歡快的中南美洲音樂融合而成。分明突兀的元素,在這裡卻翩然成立,隱喻了古巴的複雜歷史。古巴曾長期被西班牙殖民,人種以白人為主,識字率高達99%,人均GDP7000美金,人類發展指數位居世界67名,國內生產總值以服務業為主(服務業72.7%、工業23.5%、農業4%),是個擁有一定經濟實力國家。

 美古關係解凍之後,古巴人在經濟上的潛能,恐怕也會跟著大幅解放。古巴過去大都跟中南美洲做生意,現在即將面對世界。如同中國帶動東亞,古巴搞不好會帶領中南美洲重啟成長。事實上,中南美洲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沉寂之後,隨著今年以來的石油價格止跌回穩、原物料價格反彈,也開始重新磨亮光芒。我在巴西、阿根廷同樣感受到了經濟復甦帶來的活力,但濃縮整個中南美洲成長氣息的,還是古巴。

 走在古巴的市區街道,我不禁這麼想著:這大概就是投資客夢寐以求的新世界吧。德國明鏡週刊有一篇文章,以一位前東德人的視角,叩問了古巴與資本主義接下來的關係,而這樣的趨勢對我們來說又有甚麼機會蘊含在裡面?看著歐美旅客,甚至日韓旅客熙熙攘攘,我如此自問。中南美音樂的歡樂,與具有南歐建築的精緻,讓這個國家有種百廢待舉的,華麗的廢墟感。

 走過這趟中南美洲,我深刻感受到,沉寂已久的中南美洲再次產生動能,好似有些甚麼,就要從其中悄然誕生。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