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債券投資者與可持續發展:「漂綠」氾濫?


施羅德投資可持續企業債券主管 Saida Eggerstedt 表示:「我們正處於一個發債與可持續發展標準掛鈎的繁盛時代。」

據彭博資訊顯示,在政府和企業均尋求為環保倡議籌集資金的情況下,2020年單是環球綠色債券的發行總量已達2,260億美元。相比之下,2015年年底時的總發行量只是約400億美元。

若按穆迪投資者服務企業 (Moody’s Investor Service) 的數據推算,環球綠色、社會及可持續發展債券的發行量有望在2021年創下6,500億美元的新高,即較去年增長32%。

雖然綠色債券備受追捧,但坊間對綠色債券的定義和其背後的標準卻鮮有一致的共識(見下文)。

Saida 表示:「環球疫情後的復甦,一直推動著綠色債券的發展,原因是世界各地政府不單希望刺激經濟和創造就業,同時也致力為實現遠大的環保目標作出承諾。」

「由於機構投資者希望達到自身的環境、社會及管治 (ESG) 目標,並藉此在回報匱乏的環球固定收益市場取得回報,因此亦積極參與其中。」

然而,隨著新冠病毒疫情將可持續發展債券從小眾市場推向主流市場,Saida 指出:「市場對發行人選擇資產的標準或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有可能不夠高或嚴格感到憂慮,有部分發行人更被指有『漂綠』之嫌。」

細說綠色、社會及可持續發展相關債券

向來備受關注的綠色債券是政府及企業為具備環境效益的新設及現有項目籌集資金而發行的專項債券,包括可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益等項目。

Saida引用了去年為低碳交通及風力農場等清潔能源項目集資的 GetLink 作為說明的例子。這家企業是英法海底隧道的營運商。

「今年,英國將首次發行綠色政府債券,以應對氣候變化危機及支持疫情後的經濟復甦。德國、法國及荷蘭等國均已發行綠色債券,而歐盟委員會亦於去年9月份表明,歐盟新冠病毒復甦計劃中應有 30% 是透過這種方式籌集資金。」 

與此同時,社會債券已為一系列倡議籌集資金,所涵蓋範疇包括公平教育機會、經濟上可負擔的交通,以及為食物供應提供保障。根據彭博資訊的數據顯示,去年社會債券的發行量錄得七倍增長,當中有部份是為了應對新冠病毒所致。

Saida說:「舉例,世界銀行集團旗下環球發展機構國際金融公司 (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便是透過發行債券減低發展中國家在疫情期間受到的經濟影響。」

可持續發展相關債券是現時的熱門話題。發行人會明確地為在預設時間內改善企業未來的整體可持續發展成果作出承諾。

例如,意大利能源企業 Enel 和巴西紙漿造紙生產商 Suzano 已發行將資本成本與生產過程去碳化目標掛鈎的債券。

Saida 說道:「備受矚目的例子包括法國奢侈品品牌香奈兒和英國零售商Tesco。施羅德投資在2019年已將企業融資機制轉變為與環保、社會和企業管治 (ESG) 掛鈎,而定價方面則取決於公司在多元化目標的表現、ESG投資整合,以及可再生能源的應用。」

既定的環球標準是否存在?

Saida 表示:「其中一項最大的挑戰是缺乏公認的環球標準。」

雖然投資者交易機構國際資本市場協會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rkets Association) 曾推出綠色及可持續發展債券原則,但這些原則都只是概述發行人可如何使用資金和為投資者提供充足透明度的自願性標準。

同時,國際非牟利機構氣候債券倡議組織制定了一套自己的標準,並以「類似公平貿易標籤的債券計劃」描述其計劃。

氣候相關財務信息披露工作組 (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正在協助推動氣候相關財務報告標準化,從而讓與綠色債券相關的資訊更清晰。

Saida 表示:「事實上,很多企業並沒有在任何主要環球股票市場上市。當中有部份是規模較小的企業,需要債券持有人參與管理,以提升企業的透明度和促進問責制度。我認為債券持有人有時與股票持有人同樣擔任著重要的角色。」

Saida 表示,在可持續投資的路上,部分市場明顯領先其他市場,但整體形勢並不是那麼簡單。

「現時領先的是歐洲,而美國和亞洲亦表現出強勁的勢頭。這對於達致環球可持續發展目標非常重要。讓我感到喜出望外的是新興市場的發行人。例如,最近一家巴西企業發行的債券相當具前瞻性。它不單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掛鈎,更關心員工的身心健康等議題。」

提出問題,監察成果

投資者及資產管理機構必須自行做足功課,以評估債券發行人的認證資歷和目標,以及就其可持續發展成果進行監察。

石油及天然氣行業的首隻綠色債券是由雷普索爾企業 (Repsol) 在2017年5月發行,集資金額達5億歐元。這家西班牙巨頭企業聲稱債券所籌集到的資金將助其達成在3年內減少120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目標。然而,該筆款項最終用於為現有的化石燃料煉油廠進行升級和提高煉油廠的效率。

Saida 說道:「在看過雷普索爾企業綠色債券的故事後,投資者應意識到詢問『何謂認可的目標或關鍵表現指標』的重要性。監察集資所得金額的去向亦是需要關注的一個問題。」

「投資者必須開展盡職調查,而不是單純地相信發行人只會將綠色債券或其他ESG債券集資所得的資金用於適當項目的承諾。更可怕的是部分企業可能會投機取巧,試圖在等待合適項目出現的時候以更低的成本集資。因此,投資者需要對債券逐一進行評估是毋庸置疑的事。」

免責聲明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發布本文件內容。
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打算作任何方面的宣傳材料。本文件不應視為任何招攬提供投資意見或建議。 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以上如有提及證券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或撤資之建議。本文所載的內容為撰文者的意見和見解,不一定代表施羅德投資的看法,或在其他施羅德通訊、策略或基金反映出來。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本文的資料和來自第三方的信息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不保證其完整性或準確性。
投資涉及風險。過往表現未必可作為日後業績的指引。閣下應注意,投資價值可跌亦可升,並沒有保證。投資者可能無法取回全數投資金額。衍生工具帶有高風險。匯率變動或會導致海外投資價值上升或下跌。若投資收益並非以港元或美元計算,以美元或港元作出投資的投資者,需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詳情請參閱基金說明書(包括風險因素)。
本文件由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文件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