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COP15對「迫切重視自然界」發出明確訊號


眼前全世界也許動用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投資於自然生態保護,但這些資金極有可能提高到數兆美元。2023年開春以來,隨著COP15「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展開,自然與生物多樣性受到人們前所未有的關注,期望在2030年前達成停止大自然界衰退的慘況。

為了確保這個目標能實現,投資於自然界是個重要的轉折點,或許我們現今已動用了數十億美元投資於自然界,但可以預見,很快地投資金額勢必會提高至數兆美元。私人投資若與公開資金一起以公平和有效的方式被規畫配置,將會發揮重要的作用,這個對於我們要朝向「與自然共同正成長」的世界而言是無庸置疑,絕對要持續的事情。

儘管有一些走偏的評論只著重在比較COP15(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跟COP27(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其中又以巴黎氣候協定最為著名)的差異,覺得前者知名度較低而且「缺乏關注」,但COP15擬定的自然界框架對企業和金融機構正發出不可忽視的訊號。

我們希望促成「自然界版的巴黎氣候協定」,這無疑地將會是致力於保育大自然的重要里程碑,目前的目標是2030年前保護全球30%的陸地和海洋生態系統,俗稱30x30。

正如我們的全球永續投資主管Andy Howard代表施羅德投資出席全球會議時說明,投資人無法選擇是否要接觸自然或參與自然,也就是說,自然界風險是融合投資風險和報酬間不可或缺的考量因素,越來越多跨國企業和金融機構將會被要求揭露對自然界的曝險、依賴性和影響程度。

雖然目前還有許多保護自然的工作要做,但能肯定的是:變革即將到來,這將會取決於我們對大自然的數據量以及整理其對實質經濟的影響。

舉例來說,施羅德投資去年投資的非洲學術團隊Natcap Research,一直在使用衛星數據和機器學習來辨識發現迦納和塞拉利昂具有高潛力碳封存的區域;考慮到碳封存的優先場域,他們對潛在的碳單位進行了比以前更準確的詳細評估。這種創新方法為投資人的碳報酬提供了更高的準確性,並使自然相關專案的氣候和自然界結果最佳化。

在英國,科學家們已經建立一種方法來模擬土壤表層30公分和處在一個精細的空間大小 (5平方米)中所儲存的碳;這些遠端模型可用於指引碳市場的數據收集,並減少昂貴的現場採樣需求。這套方法在科學上是具開創性的,且能夠與其他研究工作一起為珍惜自然展開全新的機會。

我們要在哪裡種植什麼樣的樹木或紅樹林?我們如何連結綠化空間以實踐倍數級的生物多樣性成長?透過什麼再生農業實踐的土壤可以儲存多少碳?支持傳粉者的機會點有些什麼,不這樣做的風險有哪些?

這些問題以及數據結果對政治端的目標設定和投資端的資金承諾,遍及全球企業/投資人的影響層級,真的至關重要,研究人員已集體努力,開始破解這些問題的答案了。

像我們具有受託責任,且擁有自然影響力的資產和公司的投資機構,若投資於自然界是可以同時產生報酬和影響力,但若未能考慮自然風險則是企業及其投資人的責任,這個問題對企業來說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在施羅德投資,我們推出了全面的自然計畫(針對被投資標的),我們透過更好地評估、報告和改善我們投資標的的自然資本影響。

更完善的資訊在於我們如何在科學與實踐、政策與配置資本之間搭起橋樑;隨時而來的是更複雜的影響力揭露、更積極地與企業合作,以及致力於支持私人企業中的自然資本新產品和解決方案。

從透明度及直接來說,反映這些自然價值與生物多樣性揭露結果的報告標準也在快速發展,企業已開始試行使用自然風險財務揭露 (TNFD)和自然科學基礎目標 (SBTN),等同於廣泛被採用的氣候框架,國際永續準則理事會 (ISSB) 將以此為基礎,努力協助制定關於自然損失的國際標準。
簡而言之,現實情況是我們遠遠不具備得以支持經濟和社會運行下保護大自然所需的資金,COP15達成的協議旨在縮小至2030年間保護生物多樣性所需的資金缺口,此缺口平均每年高達7000億美元。

投資人也偏好投資大自然;施羅德投資上個月發布的全球投資人大調查結果顯示,63%的投資人希望基金經理專注於企業在自然資本和生物多樣性的參與,甚至高於59%的想投資於氣候變化的結果。

為了真正達到所需的資金流動規模,在加拿大蒙特婁舉辦的COP15,通過的生物多樣性框架必須在政策和鼓勵措施 (和抑制措施) 方面快速且深入的協調,正如我們看到越來越多氣候變化的相關政策一樣,它將推動更大的數據共享,包括企業端的揭露。